主页 » 校园 » 荒诞的结局是永恒

荒诞的结局是永恒

编辑: 2012-03-06添加留言

作者:董子豪

 

    我有很多梦想,亦称之,我有过很多梦想。我知道,对于你,也曾在不停更替的场景中说过同样的话。所以,从另一方面,论证了它的必然性和脆弱性。然少年,时时捉着一股傻乎劲,聊以自慰地振臂高呼梦想,好像生命就该如此鲜衣怒马,落拓天涯。
    那个时代,葫芦娃和黑猫警长还很青涩,那个时代,李连杰和林志颖都很强大,那个时代,所有机械类玩具都称之为变形金刚。当然,我没有出生在那个时代,但被英雄主义充斥着整个童年的我,是该感谢无数个日子中夜以继日地奋斗在荧屏第一线了。我隔着一层玻璃看着英雄,我以为我离他们很近,我以为那便是梦想。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虽然就这样一直忧愁而淡定地长大了,但我发现有很多东西在模糊变坏。比如说那个充满传奇色彩的英雄主义梦想,在某个年月中不小心跌了一跤,含恨阵亡,我还来不及隆重地哀悼,时间之流便以其凶猛的速度冲刷了原有的痕迹。想当电台DJ,理发师,外交官,英文老师,战地医生,后因爱上文字,又想当知识愤慨小青年,不写风花雪月哀思难忘,只想把调侃出的另类世界呈现给人,暂获虚荣掌声。有时候,在后来一词上还会加上后来的后来,于是,后来的后来,崇拜乔布斯,爱上金融,梦想满屋的苹果,我是最大的那颗。
    以上,是我这些年来坎坷而随意的心情,在丽江束河有一间客栈,名为C'est la vie,突然想去看看,看看和塞纳河畔的C'est la vie有什么不同。这就是生活。束河,古镇,流淌的又是怎样一段记忆。当你开始奔跑,每个脚步后扑朔起尘土,夜空和大海,渐渐温暖起的玻璃杯,每一个潮湿的眼神,薄荷叶散发着幽幽的光,这就是生活,轰鸣而过。
    而在此期间,我愈发现那个女人的衰老。她用力把门关上,然后又焦躁惶然的走出来,如此反复,塑料质地的拖鞋竟能与瓷砖发出骇人的声响。我静静地坐在一旁,静到我有点想发笑。在这个以时间为主导的岁月游戏中,我们的父辈母辈已迈过最欢畅的风景,而此刻,我只想做一个孝顺的孩子。
    八月份的尾巴,我是复读生,九月份的前奏,我是复读生,我们这一群被放逐的祖国儿童,在广志这片不算辽阔的土地上,再次快乐地生活起来。天空可以更蓝,马路可以更宽,一个人的抗压性可以无限延展,当时光把你推到一个特殊点上,更多的理性和责任会催使一个人成熟,十七、十八的都是慢灵魂,而其方向是高远深邃的。
    有时候,我无从表达这个现实世界的光怪陆离,它是由洁白细软的沙铺成的,它可以是镜子,可以是会说话的领结,它会笑,会哭,它可以一半白天,一半黑夜,它可以在晴朗的暗中发出大海敲击玻璃杯的声音,它可以很疲惫,沉睡在唱诗班儿童的笑声里,然而,请你相信,它是永恒的,因为它在心中。
    我坐在角落里,秋阳射入一束光照在浅咖啡色的纸张上,一切呈橘色的透明。画中的线条不断组合变化,一只驴子笑得很灿烂,露出洁白的牙齿。

发表评论

(请勿使用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