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综合 » 发酵着的小时候

发酵着的小时候

编辑: 2012-03-06添加留言

作者:Dana

12766781678890

    那天的晚霞真是美得不像话。清澈的天边像是水彩晕开的图案,一朵朵血红的花绽放了。于是想起了小时候的一条红丝巾。嗯,小时候。
  桌上放了一个猕猴桃,它躺在那里,就像一只穿了棕色毛衣的胖刺猬,懒得动弹。那是我几天前想吃的,可它摸起来硬硬的,怕是很酸,于是它就在我的桌子上开始了“静养”。空气中弥散着酒的味道,却有潮湿的甜腻的气息,是猕猴桃发酵了。我的小时候,大概也在一次次吹灭生日蜡烛后,像猕猴桃一样发酵了吧。它应该也成了氤氲在空气中的香甜,就像浮草中生出的伶仃的花。
  小时候已经成了一座生锈的游乐场,面目清晰的只剩下组装不完整的零件。就只剩下零散的片段了。
  一岁时,和爸爸妈妈住在租来的小院子里,养了几百只小白兔,(据说那些兔子起先只是养来给我做宠物的,可兔子的繁殖能力可不是盖的。)后来,我就只记得楼梯扶手上沾着黏稠血液的白色兔皮,那一次,我哭得歇斯底里……
  两岁时,和爸爸妈妈一起搬到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里。记忆里只有一层又一层的楼梯,那时还可以向妈妈撒娇或坐在地上放赖让妈妈把我一口气抱到5楼上,然后在到了家门口时无耻地破涕为笑……
  上幼儿园时,我是个见人就怕的胆小鬼,我几乎从不和别的小朋友打闹,而且总是在别的小朋友和我开玩笑的时候轻易哭鼻子。我还记得我上中班时最好的朋友,一个黑黑的叫做大力的小男生,大力同学总会咧着嘴,露出一口白牙对我开心地笑,呵呵,现在想起他的笑容,我还是会那么开心……
  上小学时,我还是个见到老师就会发抖,被同学欺负就会哭的小女孩。只是慢慢交了一大帮好朋友,我们一起在学校的沙堆里翻单杠,一起把衣服穿得黑乎乎、油光光的,一起嘲笑班上的某个女生的花裙子破了个洞,或是一起分享从学校门口偷偷买来的两毛钱的零食……
  不得不提的还有我们家养的那几百只鸽子(也是像养兔子一样,从养宠物发展成了养鸽专业户),每天早晨,洁白的鸽子都会一对一对地飞出去,然后,几百只鸽子构成的鸽群会掠过我的头顶,在我家屋顶盘旋一周后,陆续地轻轻落在地面上,亲昵地啄食我手心里的玉米粒。只是后来家里实在养不下那么多鸽子了,它们被卖给了一些城市的公园,以至于我现在每次到不同的公园里喂鸽子时,都会想,这会不会就是我们家的鸽子,或它的儿子、孙子、曾孙子……
  我小时候曾以为自己拥有拯救世界的力量,我现在才发现自己竟没有力量阻止自己长大,自己终究会变得和小时候不一样。
  小时候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孩,现在才发现比我漂亮的人手拉起来可以绕地球好几圈;小时候以为只要太阳公公不累,天就可以一直亮下去,现在才知道,不管太阳累不累,只要他在天上挂够了12个小时,月亮都会来替他的班;小时候以为多吃肉可以长得很高,现在才知道,多吃肉不一定会长高,但一定会长胖;小时候整天不学习也可以每次都考第一,现在天天学习却每次都考不了第一;小时候以为生病了只要吃药、打针就能好,现在才知道有些病尽了全力也治不好;小时候以为善良的人都可以活到100岁,现在才知道,有些善良的人很早就会死掉……
  当小孩多好啊!当小孩可以没心没肺地笑,可以毫无顾忌地哭,可以饱含希望地等待埋在土里的糖果发芽。
  可我再也回不去了,但那段纯白的记忆还在,它们被封锁在生锈的游乐场中,在时间的滋润下,发酵着……

发表评论

(请勿使用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