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_excerpt) {$description = $post->post_excerpt; } else {$description = substr(strip_tags($post->post_content),0,220);} $keywords = ""; $tags = wp_get_post_tags($post->ID);foreach ($tags as $tag ) {$keywords = $keywords . $tag->name . ", ";}}?>
主页 » 校园 » 地理书上

地理书上

编辑: 2012-03-06添加留言

作者:崔柏杨

 

    日渐寒,终日十指冰凉。
  可地理书上说,我们正在前往近日点的路上,直到越过冬至的几天之后,我会离得那太阳最近,感受到最直接的阳光。
  蓦然觉得自己很像一个时空的旅行者,驾驶着地球在宇宙中周而复始地环行,等待着与太阳每年一次的约会。在近日点上,在离太阳最近的地方。
  地理书上还说,太阳直射点在冬至时落在南回归线上,直到来年夏天才会重新回到北回归线。所以我亦用一年的时光等待,等待着一年之中在地球表面上离太阳直射点最近的那一天。
  我在地球上等待夏至,就像我在宇宙中等待冬至,只为了在某一天的某个时刻与我亲密的爱人在最近的距离上擦肩而过,感受它的光芒穿透皮肤后带着香味的温暖,再渐行至下半年的寒冷之中。
  我一直期盼着在日光未息的时候在院子的摇椅上晒会太阳,拿出一张纸,画三条平行且足够长的线段,在第一、二条线段中画个a小于0的抛物线,再在二、三条线段上画个起始位置与刚才那个终止位置相同,只是a大于0的二次函数图像。地理书上说,我们已经越过第二条线段,向第三条线段进发!然后数学书很煞风景地补充:“你们正在这条抛物线定义域时间T的递减区间上。”
  地理书上还说,人们把一、三两条线段分别叫作北、南回归线,而中间那条则叫赤道,而太阳直射点在南、北回归线上往复运动一次的时间,叫作回归年。回归,多么温馨而暖意的字眼,但我并不觉得这话很有道理。太阳在南、北回归线间蹓跶了几十亿年,却从来没有停歇过,至北辄南,至南返北,算什么回归。我想太阳一定很健忘,不然一想到这几十亿年来所能记起的不过只是在两条并不存在的边界之中匆匆忙忙地环绕,却从来没有被接纳过,它该有多伤心。
  忽然觉得地理书是个好东西,他总是把那些遥远的星际拉得离我足够近,近得足以让我用幻想架起一座座通往其它世界的桥。他说着星星间千百年的约定和神话,他说那个是大熊座,那个是猎户座,他说着双子睡觉前的游戏,他说着其它书本不肯告诉我的一切,他给了我这个要学理的少年最后一次梦幻的温存。即使这个理由在习题公式之间显得苍白无力,即使这个理由只存在于星星的往事之中。
  地理书上说,太阳打一个喷嚏就可能让我的手机信号完蛋,可我庆幸并感激他没有用定语从句点明这些唾沫星的运动情况并画出v-t图以及写出该图像的解析式。噢对了,他还没告诉我这些唾沫星是胶体还是溶液。
  地理书上说:“尊敬的乘客,‘冬至’站将近,届时请从后门有序下车。”那么我得走了,今年的夏至已经消磨在很久的一次小测试中,冬至的约定,我不能再迟到了。

发表评论

(请勿使用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