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_excerpt) {$description = $post->post_excerpt; } else {$description = substr(strip_tags($post->post_content),0,220);} $keywords = ""; $tags = wp_get_post_tags($post->ID);foreach ($tags as $tag ) {$keywords = $keywords . $tag->name . ", ";}}?>
主页 » 校园 » 你个胖子——致我们不会逝去的友情

你个胖子——致我们不会逝去的友情

编辑: 2015-03-22添加留言

作者:阿修

2

 

我也想像文艺的同学一样,说是我在失眠的夜晚仰望星空被一颗带尾巴的小星星砸中了脑袋然后文思泉涌写下此文。失眠这个借口好啊,听上去既清新又忧郁,多符合我的气质。或者说自己本想眺望远方的山峰,寻找大海的尽头,却因为条件限制只能通过教室的小铁窗凝视蓝天白云……算了我又不是你。啊对了这篇文章就是纪念我们友情的,再扯下去就可以结尾了……

你,卓建宇,外号胖子。我初中时一直不好意思这么称呼你,因为我自己也是胖子。但是高中受了肖、卿、宇、辉这四宝的熏陶,加上我确实没有直呼好朋友姓名的习惯,再加上你又叫我“胖姐”,我就厚着脸皮也叫你“胖子”了。不过令我悲愤的是你现在已经比我廋了!

第一次见到你是四年前的九月一。我在新教室里挑了中间第二排的好位置,盼望上帝让个可爱的小正太坐我后面。可能是西方的神不理睬东方人的祷告,红红胖胖的你过来了。我一直没告诉你,王小贱说你的脸常年像喝醉酒一样红。然后我就想啊,搞不好人家这是外表与内在成反比呢,就像我是个注重内涵有修养的小孩~后来我听到你把《过故人庄》中的经典名句背成“待到重阳日,就来还菊花”,我彻底无奈了,你个胖子……

后来静姐排位把我们调开了。初一初二我们没什么交集了,就在我快要忘记还有你这胖子时,静姐又把我们变成同桌。男胖子女胖子大作战开始了。

首先,你自恋又无耻。明明长得让人过目即忘,还天天自诩为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有天我实在受不了你的第N次摆弄你的鸡窝头,你刚准备开口我就威胁你:“再自恋我就呼死你!”你立刻用一副欠揍的表情挑战我的底线,“哎呀哎呀~你打呀~”哎哟,非得让我这大家闺秀变成泼妇是么?我上去一巴掌,虽被你躲过去了但还是擦到点儿边。你立刻捂着你的大脸,一脸余惊未消:“你还真打呀!”我又气又好笑,你个胖子……

再者,你明明不文艺但就爱装深沉,你经常有事儿没事儿往窗外瞅,我问你干什么呢,你总说“思考人生”,复杂的五官上难得严肃,却掩饰不了你的喜感。我特担心你下一秒会变身徐志摩:“我爱那风中凋零的落叶,因为它是秋的使者。”我想过邀请你读德国哲学大师Arther Schopenhaner的著作《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一起遨游在唯意志主义的悲伤海洋中。但我突然想起你在作文课上问我汉字写法的频率,觉得还是送你本字典比较靠谱,你这胖子啊……

最后,也是你给我最深刻的感觉——你真好。我想了很多词来形容你,体贴、仗义、善良等,但我觉得都敌不过个“好”字。

初三下学期紧张而关键,老师们也都不敢放松。一向比较宽松的历史老师突然要求没带书的同学站起来,这时我又抓狂地发现我刚好没带!我一向怯于成为“焦点”,正当我焦虑地不知怎么办才好时,你突然把书往我位子上一推,大义凛然地站了起来,对我挑了挑眉,就像是《那些年》中膨胀版的柯景腾。我感动得无以复加,你个胖子……

高中很可惜我们不在一个班,但还好我经常能碰到你。中午放学我脑子一热跟你说了一句:“卓建宇,我想吃茄子!”你当时没多大反应,我说过也忘了。傍晚小次郎突然递给我一份卷馍,让我猜是谁给的,我几乎脱口而出:“卓!建!宇!”然后屁颠屁颠地跑到位子上欢乐地啃起来。果然里面放了五串茄子……我一边感动一边腹诽道:你也多加点酱啊……你这胖子……(给我送过饭的还有王小贱、梁雪、NW、卷毛、暮落等,我都记着,谢谢你们~)

班主任真是个神圣的职务,因为她会在不经意间决定别人一生的朋友。我最感谢静姐的,就是她让胖子成为我的同桌,感谢上帝让我成为一个胖子,并遇到了另一个胖子。

初中的学弟学妹们,在以后日趋忙碌的生活中,可能不会有人像你初中时的好朋友一样,任你玩笑任你胡闹,也可能不会毫无保留地对你好。也许你很讨厌现在的生活,可那却是我心中最美好却再回不去的时光,请务必要珍惜。

PS:本来想写一篇纪念家驹逝世二十年的文,但青羊说这期报纸的主题是离别、怀念,于是想到了卓建宇和我们的友情,超了字数并且破坏了离别的忧伤气氛,我向来是不喜欢但不惮离别的,离别是为了重逢,是为了进入新的起点。所以,向初三党高三党送上诚挚的祝福。

发表评论

(请勿使用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