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校园 » 想你,朋友

想你,朋友

编辑: 2015-03-23添加留言

作者:就这样

1

 

跨新学期,才发现跟在时光背后就这样不紧不慢地度过了三年。如果要我想念些什么,那我就说说我的朋友。

朋友,如果没有横溢的衣袂与金色的脸庞,我想撇去一身光点后的我们在人群中恐怕会被遗忘的。关于考试,他们斥责我们顽劣的话听久了,我们自己的内心想法都只好被苍白无力地表现在脸上。但不见得这些繁琐摧残了每个人。比如说,在最沮丧的时候,我们分明地瞧见学霸们是在怎样激动地感慨:考前根本就在混,结果还如何如何……而这个时候,我也还清楚地记得我的朋友们是怎样在我周围,想尽一切笨拙的话语尽量缓和我心里浓郁的悲凉。当然还有过朋友曾带我避开所有的嘲讽和轻视。这种鲜明的反差就是朋友和别人的不同。那就静静待我某天为你们蜕变成该有的模样,再感谢当初为了我不难过,你们一路上所经历的坎坷与替我挡下的那么多不堪吧,朋友。

还会记得你们吗?我的朋友,多怕生活说不定哪天就一点点淹没了你们。不要责怪这看似荒谬的担心是多余,想来那是每个人在惧怕分离时流露出的一样的惊恐。怕惯了,也想久了:一个人的时候想朋友,会一下子就干脆地勾起我最快乐的时光。朋友啊,透过我不高兴时常常表现的丑态,仔细想想怎会舍得毁灭深交所发酵的美好呢。我只是不敢触动回不来的情绪,就像塞林格在《麦田里的守望者》结尾说的那样:别跟任何人说任何事。要是你说了,你就会开始想念所有的人。就是这样的,当我偶尔喃喃回念起你们的名字,便由衷发觉这已是对一个人挂念的奢侈,我的朋友,怎可为自己加重思念的份量?

如果没有温柔的低语与透明的眼神,朋友,你们在某天可会察觉出我的异样?人常常活着活着,便觉到心的空洞。朋友,我常常感慨这三年到底还是赚不了够抵御一切风寒的温情。总是多少听到别人说不好听的,所以杂念也多。于是最初拥有的真诚被逐渐消耗,猜测朋友间罕有的情谊。朋友,知道吗,人一旦丧失了干净的眼神,就不会简单地思考事实。有时想到自己可能给你们徒增累赘了,我有不安,生怕被厌弃。接着惶恐,用尽办法“挽留”。最后久了才意识到我做错了。真要是朋友哪里还能分得清各自都付出了什么,只是说句话就有胆子跟着走罢了。

思念会有多深?不经历短暂的间隙或是懊恼,也不会懂得朋友有什么意义。等后来对朋友的情感撕裂成一团浓稠,渐渐领悟到很多。想你们说的那样,人无法左右的事太泛,只有朋友会傻到去抱不平。当然也有一天,我会被人贬低,嗓子被气得沙哑,但是没办法,我看看周围,发现朋友不在我身边了,我只能坐那里很安静很安静地生闷气。我其实知道我的朋友说什么也不可能回来了。他们都有自己的事要去做,好比我不能只是因为怕黑就让他们举着灯到处找我。还是更想要他们留下光亮过好他们自己的生活。虽然,这并不代表我不发怵在没有人说话的时候。那么,朋友,在远处望见我没有灯光时,可曾看见我眼泪在背着你们偷偷地流?

如果不来拉我的手,如果不频频地回头,朋友,你们可是在惩戒我骨子里透的脾气?是因为有时候听到你们对我说“我以为”“算了”“呵呵”这样的话,心像被一只冰冷的手捏得紧紧的。但朋友,更多的时候,即使我嗓子喑哑,还是在沉默地用这颗心陪你们前行。如今看看身后,这走过的旅程已是遥远得不可想象。而我多想转身目视着2013浓郁的过去。不过,又是一个春天了,总是再念念不忘着过去也没什么意义,珍惜点现在才最是重要。

会不会跟你们走?那天也确实瞧见时针、分针、秒针重合在一起,一百多天的倒数计时,哐当一下,崭新的生活就启程了。猛然觉到以后的拼搏其实是普通的,有捱的苦,但没有当承担与负荷空降时表现的惊讶,有奇迹实现时的轰动,却没有蒙受一切酸苦的弥补……可是,没有关系,好在我们是有期待的:我们希望,多年以后我们的深情不减,时光它带不走,距离也冲不淡;我们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一直站在看得见光芒的地方,颓废也不怕,因为有朋友在,就感觉得出来是冷还是暖呀。还有很多美好我们谁都不说,任由它在各自攥紧的手心里慢慢等待,计时,沉淀,最终,一步一步,漫出光芒……

我的朋友啊,我要如何在不久的将来思念你们才能穿越浮华,穿越时光?有道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然而当剩余的机会以及希望和等待开始一点点消耗殆尽,我们却愚笨地企图只是伸手便留得住时间。它们走得多不赶巧,兀自让我想起朱自清先生的那句“去的尽管去了,来的尽管来着;来去的中间,又怎样地匆匆呢?”好吧,也许这就是我们唏嘘的那样:“不经历的多要怎么长大”“而眼下的磨难只不过恰好尴尬”。朋友,告诉我,一个人要做到沉得住气得多难啊?

要是新的开始只允许我许一个愿望,便不再渴求生命的长存,只想着朋友之间能有永不死去的情谊,它在你我之间存在,它不会虚妄,也不癫狂……

发表评论

(请勿使用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