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_excerpt) {$description = $post->post_excerpt; } else {$description = substr(strip_tags($post->post_content),0,220);} $keywords = ""; $tags = wp_get_post_tags($post->ID);foreach ($tags as $tag ) {$keywords = $keywords . $tag->name . ", ";}}?>
主页 » 读书 » 疑似风月 无关风月

疑似风月 无关风月

编辑: 2015-03-23添加留言

作者:Edward

3(备用)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而这世间却也有很多感情,被人们以风月为名,掩盖了自己原本的面目。这些疑似风月,其实与风月无关。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纳兰性德《木兰花令 拟古决绝词 》

一直以为词题绝决二字取闻君有两意,故来相绝决之意,后来才知道此词又名《谏友》,却是以男女之情隐喻友情,所托之情乃是割席绝交。一曲木兰花令,曾引得多少人掩卷太息,叹上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容若似乎有着世间一切惆怅,而后人则多将他的惆怅笼统地冠以风月之名,其实容若的一生又岂是简单风月二字可以草草概括的。人只道他对卢氏用情极深,却不知他对朋友也是刻骨的真。慰西溟,酬梁汾,返汉槎,不以权贵为喜,不以门第为傲,落落青朗的容若赢得江南名士折节下交。阅遍饮水词,容若与友人交酬之作不胜枚举,而这些词的语言多豪放。共君此夜当沉醉,且由他,蛾眉谣诼,古今同忌。直抒胸臆,意态激扬,言辞间大有扬眉剑出鞘的侠气纵横。再看那《虞美人》:“瘦狂那似痴肥好,判任痴肥笑。笑他多病与长贫,不及诸公衮衮向风尘。而这种豪放疏狂之语于纳兰而言终是少数,他的词多哀感深沉。叹人生几番离合便成迟暮,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竟能发出如此感慨深沉之语。容若他不快活,即使他已拥有常人所求的一切——一段至死不渝的爱情,一群相濡以沫的朋友,显赫的家世,高贵的血统,他万事无缺,却觉掌心一无所有。他自己也明白,那御前侍卫的荣衔,只是皇帝御座前一个摆设,明着安抚功臣之心暗地里却是用来阻止他父子权势进一步扩张。明珠的权势阻碍了容若的仕途,任他有济世之才堂构之志,也只得匍匐于皇权之下。而容若他是渴望建功立业的。他不懂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总是为了最后那一点达不到的理想长嗟短叹。
容若那疑似风月的惆怅更多的是为了叹那一句“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即使你没听说过扎西拉姆·多多这个名字,也不知道仓央嘉措是何许人也,那你也一定听过这首《见与不见》。这首诗在网络上被反复转载,却也一直被人误读。文字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东西,如何努力去体会也不确切。比如这首诗并不是那个多情活佛仓央嘉措所做,又比如它所表达的感情并非风月,甚至它的题目也不是网上所传的《见与不见》,而是《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这个令人琢磨不透的名字是梵语的音译,班扎即为金刚,古鲁是无尚的老师,白玛意为莲花,连起来便是金刚·尚师·白莲花。诗的灵感来源于西藏佛法大师莲花生大师的那句我从未离开信仰我的人,或者是不信我的人。人们虽然看不见我,但我的孩子们会永远永远受到我慈悲心的护卫,它的题目也取自莲花生大师的一句心咒:嗡阿吽班扎古鲁白玛悉地吽。诗中的爱恋并不是简单的风月,而是上师对子弟的爱,是菩萨对众生的爱,是一种很深沉的超越了风月的感情。这首诗真正的作者是扎西拉姆·多多,一个腼腆的汉族姑娘。她喜好佛法,扎西拉姆便是她的法号。出于对佛法的喜爱,多多独身游历各国,一路行走,一路学习佛法,一路燃烧着心中的热情,并将其记录,成字、成诗。她如同一只蚌,浸润在如海般广阔的佛法之中,在无声处默默地将自己生命的分泌物铺展在纸上。多多的诗很多时候近乎一种自语,喃喃的,满是柔情。当这自语被人听到,人们开始惊叹诗中的禅意与温婉,也在不经意间忽略了诗中的宗教意味,放大了原本模糊的风月。对于这首《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人们更是连掌声与赞美都送给了百年前的多情活佛仓央嘉。对此,多多是不在乎的。她依然在不停地行走,不停地捕捉着脑海中一闪而逝的灵感,将它们细细打磨,雕刻成浅含笑意的菩萨端坐莲花的佛。

诗中的疑似风月,其实是一种宽泛广博的爱,而所谓爱情本身,与之相比往往远没有那种力量与情深。

疑似的风月,深藏的情绪。若你不能了解,那么当你途径我的盛放,请不要停留。

发表评论

(请勿使用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