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_excerpt) {$description = $post->post_excerpt; } else {$description = substr(strip_tags($post->post_content),0,220);} $keywords = ""; $tags = wp_get_post_tags($post->ID);foreach ($tags as $tag ) {$keywords = $keywords . $tag->name . ", ";}}?>
主页 » 读书 » 物 情

物 情

编辑: 2015-03-24添加留言

作者:落落

1

 

物情今已见,从此欲无言。

——王昌龄

Part1

小花第一次见到子兮是在公园的长椅旁。彼时小花追逐着飞舞的蝴蝶,从花园里摔出来,揉着摔痛了的脑袋抬起头,就看到蜷在长椅上的子兮。他正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发呆,少年的侧脸在夕阳的柔和光晖下显出美好的样子。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子兮茫然地抬起头,面前的女生眨着水灵的眼,是在对他说话没错。要是在几日之前,子兮一定会嘲笑她的搭讪方式太没创意,可是如今……

“唉,你也是萧城中学的吧?怪不得眼熟,我们是校友呢!”看着小花,子兮笑了:“哦?是吗。”有个人陪他说说话也好。

小花告诉子兮,自己生了病,做了手术,休学一年。自己整天一个人无聊得要死。

“你明天还在这里么?我可不可以找你玩?”

看着女孩期待的脸,子兮点了点头。

Part 2

午后的阳光慵懒地洒下来,被路旁茂密的枝叶切割得支离破碎。

小花与子兮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

看到有学生背着书包匆匆经过,小花歪过头,看了看子兮:“阿兮为什么不上学?”子兮微微变了脸色,却故意用一种轻描淡写的口吻说:“没什么,与他们闹了些矛盾,逃学了。”小花盯着他的脸,安静下来不再追问。

最近他们天天在城中漫步,偶尔开开玩笑聊些琐碎却无关痛痒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虽与小花只是初识,子兮却觉得很熟悉亲切,不像刚认识的朋友,倒像是多年的故交。也许真是曾在同一所学校的缘故吧。

这会儿,小花在看路边的一个橱窗,马路上的车来车往与人行道上的熙熙攘攘映在玻璃上构成一幅不断变幻的图画,小花微微有些失神。“怎么了?”子兮凑过来。“没什么。那条裙子真好看。”子兮一副了然的样子,撇着嘴笑道:“果然是小女生。”小花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Part 3

认识子兮的第九天。

小花在初见的公园里找到了他。子兮仍是蜷在长椅上,眉眼里却沾染了些许哀愁与无助。“怎么了?”小花坐到了他的身边。子兮愣了愣,抬起头看着小花。

“我要走了。”

“我知道。”小花并不显得很惊讶。

子兮不疾不徐地开口。

子兮从小就是个“好孩子”,被迫的。他的父亲在他8岁时出了车祸,当场死亡。从那天起,妈妈就像是变了一个人。那个温柔的女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个要强而偏执的女人。子兮的漫画、游戏机被悉数没收,稍有不顺又是一阵打骂。子兮变得沉默软弱却孤傲。

那天放学,子兮被几个小混混拦下来,要钱。 子兮直接无视。这一举动激怒了他们,那些人将子兮拽到墙角就是一阵拳脚。

回到家后,母亲看着子兮满身的伤痕,拧起眉毛,冷笑一声,抬手就是一个耳光。“胆子越来越大了是不是?敢打架了!你对得起谁!……”

就是那个傍晚,子兮夺门而出,再也没有回来。在水漫过他头顶的那一刻,他慌了,想要抓住些什么,却什么都抓不到。冰凉的湖水从口鼻里疯狂灌入,像母亲的泪水侵蚀着他的意识。对了,母亲,他再也见不到她了,原来他是在意的。他后悔了,可是已经来不及。

说完,子兮抬起头,已是满脸泪痕。

“之后我就遇到了你。

今天是第九天了,我必须走了。”

阳光下,少年的身影开始涣散。

“谢谢你的陪伴。还有,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Part 4

“从那个时候,橱窗玻璃里没有你的倒影就发现了啊。”未等小花说完,子兮的位置就变成空荡荡的了,好像从未有人存在过。

小花蜷起来,用力抱紧自己,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眼泪就这样猝不及防地砸了下来。

拼尽了一切,却还是这样的结果。从去寻他的那天起,就该预料到的啊。只是这样,也就无悔了。

夕阳下,女孩的脸苍白到几近透明。

 

“吱呀——”房门被推开,几束阳光漏了进来。一个女人满脸疲惫地走进屋子,打开了里面的一扇小门。女人很悔恨,她不该那么对他,可他也太傻。如今房里的摆设没变,人却不在了。女人伏在床边,终于大哭起来。“儿子……”一阵风吹来,吹起了她的几缕白发。窗台上的一盆花,曾是子兮的最爱。松土、施肥,偶尔还傻里傻气地说说话。

只是从他溺死开始,花就变得憔悴,在这一天终于全部枯萎,无声地渲染着悲凉。

 

[据说,唐朝大诗人少伯被贬到龙标,住在一处,称“绯园”。诗人夜间作诗,末句思而不得,睡去。旦日,少伯发现,未完之诗被填充完毕,字字珠玑,字迹娟秀。诗人次夜假寐以视之,见园中芙蓉化作美妙女子,提笔补诗。诗人大喜,以知音待之,彻夜促膝长谈。然,此后诗人日日等待,却再未相见。后来,诗人亡故。奔丧之人回园,诧异地发现满园芙蓉一夜褪色,苍白如雪。诗人桌上留着一首诗,曰:“物情今已见,从此欲无言。”从此,再无芙蓉花精。]

End

公园长椅上,哪有什么女孩的踪迹,只散落着几枚零星的花瓣,风一吹,便消散了。不远处,金色的湖面又安静又美好。

 

最后,小花闭上了眼。陪你走了这一段最后的寂寞时光,也不负了你日日浇灌之恩。

发表评论

(请勿使用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