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_excerpt) {$description = $post->post_excerpt; } else {$description = substr(strip_tags($post->post_content),0,220);} $keywords = ""; $tags = wp_get_post_tags($post->ID);foreach ($tags as $tag ) {$keywords = $keywords . $tag->name . ", ";}}?>
主页 » 校园 » 涌

编辑: 2015-03-24添加留言

作者:方巷

3

 

看一幅被暗红色填充的图像,巨大的花托上是一朵含苞的花,花瓣间如此契合,中间的缝隙像是轻微的碎开,掉入深不见底的红色里面。

浓黑的夜,眯着眼趴在窗台上,心中滋生出莫名的情感,如触手般一点点将我包裹。我就像个旅人,走在回忆的小径上,往事如茂盛的山茶,从路旁的栅栏中溢出,撩拨我足迹。我分明看到,在那穴位最密集的脚掌上,生长出细小的血口,仓皇地擦去渗出的血,却不小心撕开更大的伤口。

那就别去想吧。闭上眼睛,开始习惯这黑夜,把耳朵塞上,聆听心脏发芽的声音。突然觉得我就像一个三流电视剧里的演员,一手拿匕首一手拿绷带,一边告诉自己很幼稚不能这样做,一边被巨大的孤独折磨得死去活来。在无数个夜里怅惘,无数次觉得自己如同被世界遗弃,无数次想对这个世界呐喊,想着,我多勇敢,能对这个世界喊话,但我更怯懦,没用到只会对这个世界嚷嚷。就是如此强烈的剥夺感,它让我看不到未来的坐标,有种难以描摹的 绝望。

记得有天晚上放学后,一个人走在回家的石板小路上,看着远处已伸展开来的银杏树枝借路灯投下森森的树影,一路的斑驳。突然,我所有的喜怒哀乐像被无限地放大,杂草一样揉成一团,交错混杂,最后铺在我浑浊的脸上。但我心中几乎没有一丝波澜,这反馈是平静且收敛的,和预想的不同。傻子。

《傻子》。每次听林宥嘉的歌,都会想起他那张略带稚嫩的脸。我钦佩那些可以把梦变成摇滚乐的人,铿锵的鼓点像极了有力的心跳。“我不需要,也不重要,做一个傻子多么好。”初次听到这一句,我几近窒息,有一种中枪的痛感,就像有个人贴在耳边轻声道出了自己心中最深处的秘密,惊讶的同时也欣慰有那么个人会给你安慰。

所以这生活还是诗意的,是有色彩让我们拥抱的。有时候,我们愿意为一种精致的感动而毫不掩饰地释放内心的软弱。也许是一个人,也许是一件事,或者仅仅是一首美到不像话的诗。我们乐于承认并坦然接受这种软弱,就像把发霉的心捧出来晒晒太阳。去年,小印种下一颗牵牛的种子,放在手掌大的小罐里养着,细腻地每日浇水,定时晒太阳,孩子般待它。有一天她突然跑过来跟我说那朵牵牛发了芽,然后把那个小罐捧起给我看——我承认那一刻我有触动。我从未见过一棵如此纤弱的幼苗,它柔弱到如同一缕烟,仿佛一吹就会散掉,但就是它冲开了拘囿,张开嫩叶拥抱世界,它一直在积蓄水分和阳光,我甚至可以听到它小小的茎里,有一种强烈涌动着的自由。

“情愿将生命放逐,只要你愿意给我一朵浸了泪的玫瑰。”也许一辈子无法经历惊心动魄的感情,但就这些细微的思绪,足以喂哺我们失落的眼神,编织如意的梦境。

突然发现,那不是一朵花,是一支攥着心的手,那颗心在发光,从手指的间隙中,耀眼地溢出。

发表评论

(请勿使用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