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校园 » 那些年我们终将走过的风景

那些年我们终将走过的风景

编辑: 2015-03-24添加留言

作者: 甄铭

1-2

 

[part 0]

 

 

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觞。

 

七月流火,八月徜徉。

 

 

那些凤凰花又要开满一地,明媚的色泽如同一场盛大的践别礼。焚烧掉生命近乎八分之一的青春,以及那些终将逝去的记忆。挫骨扬灰,随风而去,在无数飞鸟略微沙哑的鸣叫声里纷纷扬扬洒满整个天空,然后整个世界都覆盖着潮水一般名为伤感的东西。

 

然后整个世界都灌满了细枝末节点点滴滴的记忆,郦歌从各个偏僻的角落哗啦啦腾起。

 

然后光与影的更替就流水一般缓慢静谧。

 

直到象征离去的钟声响起。

 

 

[part 1]

 

那时候我想过无数种方式告别我的老校区。带着相机拍遍全校每一个班级,在某一棵树上刻下自己的痕迹,与同在教室里的老师同学絮絮叨叨一整个下午,把那条梧桐道,那个大操场,远航池塘通通装在脑海里。然而最后没有一件付诸行动,大概中考之后憋在家里的那几天消耗了所有的力气。唱K旅游溜马路,野餐暴食狂购物,之前在脑子里疯狂叫嚣的想法现在居然都乖乖按捺下去。于是窝在家里无所事事,连最好的朋友都没有聚一聚。

 

我习惯用文字表达思绪,但最最思念那些时光的日子里我连一个字都没扯出去。

 

而回过头来看看现在,发现自己已经适应了,不再是刚开学时那个闷闷不乐处处不爽怨气冲天心比狼野的过期初中生了。适应的过程完全忘掉了,只记得那一段时间每天回家都要掏出同学录一页一页翻,越翻越心酸越翻越难受。因为有些人你可能不会再见到他们了,而有些人你再也不能那么若无其事地和他们谈起过去的话题了。偶尔在楼层的夹角或者停车的空当见面,口中的咱们班齐刷刷变成你班那班这班,匆匆说两句就抓着东西奔往不同的方向。

 

会心酸,但是那种难受的感觉已经被稀释到几乎消失了。

 

因为我们都有了新的生活。

 

 

[part 2]

 

听说老校区很快要消失,那个承载了我整个初中的地方就要不复存在。

 

第一届搬来新一中的高一党大都在怀念老一中,一聊起来就各种没完没了根本停不下来。与只有几栋楼的新校区相比老一中可以说的实在是太多了,包括旧时的老师同学,太阳下的开学典礼,每周一很无趣的升旗仪式,体育课在塑胶操场上打滚或者互相扔排球。大课间的歌换了一首又一首,食堂的面包经常要排队很久才能买到。偷偷翘掉体育课,收作业前疯狂补空白,在桌子下面藏着计算器,用书本的边角当尺子画直线。远航里面曾经出现过几条摇头摆尾的金鱼,法国梧桐一年四季都有不一样的色彩。那三棵樱花树每年都会开出一树繁华惹人眼球,高中楼那边的玉兰有淡雅的气味,低矮的灌木有青翠的嫩叶,三叶草遍地都是。上课铃响起前像投胎一样没命地赶到班里,楼层不算高,教室有点挤。春天整天挥舞着书追杀各种昆虫,夏天全班人都在风扇下面提心吊胆生怕风扇掉下来,秋天集体犯困,冬天齐心协力堵住后门把冷风拒之门外。

 

 

体育课在操场上跑圈,400米一圈,跑累了会从中央横穿过去。沙坑里面的沙子一直不多不少地灌在那里,经常有男生比着谁能凌空跳过去。每天下午吃饭时间操场上都很热闹,大家脸上的轻松表情是发自内心的。甩下平时背负着的包袱,每个人的笑容与自然都是装不出来的。

 

 

看着光线一点点暗下去,零星的几只鸟儿从头顶飞过去,然后在铃声里拍拍身上的灰尘跑回教室。

 

就算一个人呆在这里也不会觉得孤独。

 

[part 4]

 

 

最初邂逅葡萄园就是在老校区,那时候葡萄园还没有搬到现在的这个地方,在最后一排楼二楼的某个拐角。旧楼旧屋旧锁,老式打印机,老花镜,木质桌子上有深深的纹路。弥漫着古朴气息的小屋像极了童话里住着年迈魔法师的小阁楼。

 

 

初次推开门时木门发出的那一声吱呀,是不是一声沙哑的邀请呢。

 

 

葡萄园现在依然在老校区,几个小伙伴每隔一两个星期,在周六的两节课后都会骑上自行车跨越几千米跑回去探亲。终于回家了啊看这才是我母校这里真是太好了,不管回去多少次都有这样的感觉。有点小炫耀又有点小难过,毕竟已经离开了。

 

所以说有的东西就是要失去才能体现价值啊。

 

[part 5]

 

我对老校区的眷恋远比我想象中要多,一旦提及,话匣子打开了简直就停不下来。虽然没吃炫迈。正因为离开了那里才越发觉得美好,于是居然也写出了这么乱七八糟不能直视矫情又真实又逗又伤感的文字。苏打绿的今年夏天听了一遍又一遍,去年毕业季的时候我也是这样一边听一边睁着眼睛发呆。那时候没心没肺地想,大家不还是在一起么,学校什么的,有学生就叫学校啊。结果现在就只有高一孤零零地杵在这里,以前的朋友也渐渐被现在的新朋友顶替。

 

在快节奏高强度的生活里突然想起从前,然后身体就会被揪心又无奈的伤感淹没。

 

谁没有想学林妹妹葬花的时候呢,虽然我现在看着成绩单就宁愿葬了自己。

 

 

也明白了再怎么伤春悲秋日子还是要过下去,地球上没有春天秋天的地方多了去了。再怎么怀念也回不去了,真的回去了,很多东西也会变了味道。大概有些记忆生来就是为了被缅怀吧。至于老校区,怎么说怎么舍不得。就是舍不得。真的舍不得。那种依恋身处其中的时候很淡很淡,但是一旦离开就会像烟花一样突然炸开,带着没理由的悲怆在燃烧的凤凰花里铺天盖地地翻滚翻滚翻滚。去年我不止一次看到就要离开的学生党红着眼眶哭得很难看,于是我咧着嘴笑的更加难看去逗她们开心。然后她们哭得更凶。

 

我是个反射弧长到可以环绕地球三圈的人,在365天前积蓄的汹涌感情在今天被拿出来晾晒。激烈的部分已经像冰激凌一样化在了那个夏天,余下石沉大海泛起的涟漪激荡回来。

 

 

旧时光,旧朋友。老班级,老校区。

 

什么时候再来一起玩呢。

 

PS这就是过期初中生的迟到信。不管在哪里我都会记得我曾经在老校区呆过,那里有我看过的最明媚的风景,和比世界上任何一处都要纯粹的蔚蓝的天空。

发表评论

(请勿使用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