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校园 » 无 恙

无 恙

编辑: 2015-03-24添加留言

作者:张婉凌

1

 

我觉得自己清醒一些了。

大概吧。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 带着阳光气息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

我不知道自己又想说些什么,唯一确定的就是这么晚了还没睡的一定不是好孩子。
听着窗外断断续续的雨声,想起来之前还一脸无奈地对闺蜜说“我真是一直在糟蹋我的身子啊你说老了可怎么办。”她当时正在和我讨论小时候我们都是如何浪费时间的,听见我的话以后不以为然地回答我:“年轻的时候就应该这样,难道你还想等老了再折腾?”我看着她藏有几分稚嫩的眉眼,不禁笑了出来。
“是啊,好时光都该被浪费。”
她伸手打了我肩膀一下,怪我把那么文艺的句子改成这般颓废的样子。不等我想好怎样伶牙俐齿地回击她,就一边收起了课桌上的习题集,一边用手撑着脑袋问我:“你暑假想干嘛?”我蹙着眉想了会儿才“一本正经”地回答她:“不是说要陪你去见男神的么。”虽然只要提起自己男神就会露出骄傲神色,可这丝毫不妨碍她由于我不认真聊天而翻白眼。
“是和你说正经的啦。”
“你的意思是说,见男神是件不正经的事情哈哈哈哈哈。”
女生很显然是受够了我最近愈发明显的逗比属性,起身之后把我也从座位上拖了起来,用“对方已经无药可救”的语气表达对于接下来要和我一起做值日这件事的不满。我接过她递来的扫帚,又看了看因午休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教室,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开口。
“我想回去看她。”
“哈?你说什么?”
闺蜜没明白我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突兀的话,一边踮起脚尖去擦黑板最上边的白色粉笔字,一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时间好像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停止的。
拉开的蓝色窗帘一侧被夏天暖热的风吹起来,太阳光线横亘在我和她之间。空气里的躁动分子往下降落,取而代之的是藏于心尖上不肯提及的秘密。彼此对视着,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见了支离破碎的遥远记忆,逆转了定格在某一固定位置的时针分针,重新上演。
然后,是一声轻轻的叹息。

“我啊,暑假要回去看她。”

事实证明,我的确是因为上午都是数理化的课程和下午就要拍毕业照而烧坏了脑回路。来不及和闺蜜解释这深情路线从哪儿看来的,就发现还差五分午休就要结束而我们连黑板都没擦好。只好拽着她近乎光速地打扫了教室整理了讲台倒掉了垃圾在最后的一分钟里还陪她吃了一个苹果。 忙完所有事情闺蜜也忘记了中午和我有过一段略显诡异的对话,可我一闭上眼睛,就能想起她的背影。如同前些日子里梦见的那样,颤抖着的肩胛骨让人担心她是不是没有好好照顾自己而受了他人的中伤,也害怕梦里看不见她的脸是关于离开最无声的预告。

我记得体育中考那天太阳挺大的,但要命的是几乎能把人吹走的越来越猛烈的风。跑八百米的时候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想停下来随便找个地方一躺就完事儿了,隐约能看见闺蜜的背影,我一直在跟着她跑。我觉得我慢的简直像在走小碎步,然后还不停有风灌进我喉咙里,我想我不是跑步累死的就是被这中度污染的空气给毒死的。要是问我为什么没放弃,我只能说就这一次机会我敢放弃么别提缓考那会更累的相信我==
如果让我说实话,那么,我在想的是她。
我想起课间和她一起讨论自家姐姐唱的歌里哪一句最戳泪点。想起她丝毫不顾忌是否黑了我身高,满心欢喜地说我们俩站一起就是最萌身高差。想起所有人都袖手旁观的那一秒,她为我站起来,像极了我最爱的那句话:“如果世界真有神灵的话,那感谢您这一刻赐予她最壮烈的力量,成为我的信仰。如果我有资格为她赴死,我愿入地狱轮回不悔。”
我没办法原谅那些口口声声说着爱我,却在指责如同刀子一样捅进我心脏时沉默的人。我知道不能责怪谁,但我可以选择在此之后将谁从重要位置抹去。而经历了这么多事和这么多人起过争执最后却远走他乡,成了别人口中最要好的知己时,才恍然惊觉那两年多的时光中只有她是上苍给我的馈赠。
幼时先认识了博蔚,在没有成长起来的年岁里同她有过年少狂妄不懂收敛的日子。然后是五年来陪伴在我身边,不止一次强调与她属于质地不同颜色殊异的两种人却意外地一起走了这么久的豆豆。因为她们的存在我抱着好友有一两个就好的心态,升入初中后不肯对旁人表明太多想法,笑容和眼泪客观地说都是一半真心一半假意。只有后来对她,才是十二分的在乎和想保护。
虽然这么说显得我很“忘恩负义”,但事实就是如此。
因为是她在那个清冷早上递给我粉红色的礼物盒子,不那么郑重却让我莫名其妙地眼眶泛红。我不记得当时是怎样的心情,才能用几近哽咽的声线对她笑着说:“咱们不是说好了是爸爸去哪儿的吗,怎么现在变成求婚礼物了啊?”也不记得她到底有没有揽过我给我拥抱,只是事后听旁人提起才更清楚地知道她为礼物费了很多心思。
也因为是她在十二月的夜晚,侧着脸给我在手背上写下了我们都爱的英文。那时候她已知道我即将离开,没有如同从前那般闹腾,反而略显安静地看着我和豆豆互相开对方玩笑,看着我对向来不感兴趣的真心话大冒险那么上心,看着我把两年时光都变成笑意这是要给她们留一个最长慢镜而已。

好像就是这么看着的吧。
从决心牵着我手往前走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了漫长的凝望。

后来堂姐打着电话问我你体育跑完都没哭那你体检的时候干嘛哭成狗。
我没理她直接无视了这个无节操的问题,因为体检是我的黑历史。那天其实挺顺利的,直到抽血的时候找不着血管被扎了三针,之后的体育课为了备战体育加试还拖着我青一块紫一块的胳膊练篮球来着。不过事实的真相是我从小血管就不好找体检的护士都是类似保健所的那种她技术能有多高,我早该料到自己会遇到这么个事可能是因为惦记着别的事情至于篮球什么的完全是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受伤了啊,如果我知道我才不练呢哈哈哈哈>>> 
从保健所回学校的路上和好友疯一路,她为了减肥坚决不吃东西我则一边嫌弃“这什么啊一点也不好吃”一边吃着另一个女生买的点心。也不知道怎么走着走着心情就莫名其妙地低落下去,内心早就咆哮过数万遍了“为什么我要受这个苦啊!”“凭什么她们都没事就我要被多戳几下嘤嘤嘤……”“要是她在就好了肯定会替我揍那个护士的嘛……”
意外的,离别将近三个月后第一次如此强烈地希望她在我身边。
不是在面对一屋子陌生同学要开口自我介绍的时候,不是在体育课上练不好篮球的时候,不是在他们又要出新专缺一个人分享心情的时候,也不是在发生一大堆不顺心的事情却不知道先解决哪一件的时候。唯独在我已经有了新的好友凭借我强大的心理和交际能力与班上同学熟络起来并且觉得生活真是美好的时候,我异常地希望她出现。

可能就是这样,黑暗时分我可以自己一个人度过,也不惧怕那些所谓困难坎坷,不能让你和我面对寒冷季风,只想把你好好护在心脏里最温暖的位置,害怕你会受伤所以不准你跑出来逞强地替我挡住诘责,只想在我斩断荆棘赶走一切坏人之后,你在我身侧。
我知道在即将到来的六月,我与她都会迎来什么。但我们之间不存在离别,只因早在之前我已提前动身,如今我们等待的其实是再相见。 但我不明白自己在深夜打开文档想给她写点励志的话却写成了这般矫情样子究竟是在想些什么,思绪都乱糟糟的,带着耳边沙哑嗓音唱出的无论未来多少风霜,都会陪你一起去闯。” 费尽了力气也想不出我这么做的意义所在,只好不甘心地洗漱睡觉。

我看见她转过身来,朝我伸出手。

“我觉得,你就要回来了。”
后记:
我用两个小时写完这些,却想了不止三天。从豆豆给我寄来校报的时候,就觉得要写点什么来纪念一下我们一起度过的时光,不然枉我称自己是个满腔文艺的傲娇逗比。可之后又发生了不太顺利的事情,你也知道我们有多希望自家男神没事。 这文写的略冗杂了些,不知道有没有人能耐心看完。其实我自己也感觉写的貌似像爱上你了一样,尤其是“求婚礼物”那儿十分担心会让旁人误解,不过这的确是写友情的啊喂!至于标题和结尾,你自己去理解吧,理解不了再打电话问我哈。其实最重要的是让你明白,我在以另一种方式回到你身边。所以你要好好地等我。

发表评论

(请勿使用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