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_excerpt) {$description = $post->post_excerpt; } else {$description = substr(strip_tags($post->post_content),0,220);} $keywords = ""; $tags = wp_get_post_tags($post->ID);foreach ($tags as $tag ) {$keywords = $keywords . $tag->name . ", ";}}?>
主页 » 读书 » 未曾探险的小巷

未曾探险的小巷

编辑: 2015-03-24添加留言

作者:齐梓同

2

 

误打误撞来到了小时候生活的地方。

微愣三秒后回过神来,“嗯,就是这儿。”这样想着,下车。我到底还是小看了时间的威力,紧闭的铁门,荒凉的庭院,斑驳的灰墙,与记忆太过明显的对比让我心惊。拔起一根狗尾巴草,也只有它仍是记忆中的模样了。是因为这里没人了吧,应该只有这个原因。

我好像真的没有独自来过这儿,就像现在这样。现在这里没有父母,没有外公外婆,没有童年的一切,自己一人捏着根狗尾巴草在风里傻站,想着那大铁门反正是没办法打开了,回忆不自觉地戛然而止。原来刚刚一直在神游。很巧的是刚才正好站在曾经豆角架的位置上,如果它还在,那豆角的味道一定很好。那时这手中的狗尾巴草是“害草”,哪天没注意豆角架下就会冒出一大片,然后我就会得到一堆草穗。小时候研究很长时间用狗尾巴草编在一起做草环,可惜现实打败了想象,手残到现在也未成功。

好吧,我承认无意识神游不是个好习惯,例如说可能变话痨或者跑题。事情还得从一只小狗说起,我环顾四周时忽然意识到视线里出现奇怪物体,应该是本地的小花狗吧。我觉得我不认识它,但它就站在一旁定定地看着我,没错,抬头定定地看着,于是略吃惊后我就想是不是挡人家路了还是怎么了,自觉牵车向不远处的巷口移,然后就有了后面不悲不喜的故事。

为何那巷口入口是个大下坡!推着电动车本想靠边停一下然后车把不幸一歪直接就冲下去了!踉跄着手动加人工阻力刹车在几米远外停下,惊魂未定没有闲心注意行人惊异的目光了。真是不悲不喜。就这样奇奇怪怪地冲进了个巷口,然后我又发现了奇怪的东西。巷内房屋及树木的布局有莫名熟悉感,但对刚才那个大下坡却完全没什么印象。把车子靠边停好,看着地面时我忽然想起来了,对大下坡没印象是因为小时候这儿不是水泥地,当然也不存在那坡度整齐的下坡,对这里的布局熟悉是因为我曾在巷外向这里面看过不知多少次。这里,是一个未曾探险的小巷。

回忆起来后心中五味杂陈。当时年龄小,不被允许在凹凸不平的泥地上乱跑也是可以理解的,可又有谁知道在我长大一些后便搬离了这里。这里变成一条确实存在于童年但也确实没有交集的小巷。它在这儿,一直在;我没去过,一直没去。直到它被修葺一新,直到转换了近十个四季,直到我学会长久地回忆,也还是未曾去过那里。

近十年后的今天首次独自和它再相遇,或许我欠童年的自己一个交待,但此时却是不合时宜的犹豫。曾以为长远曲折到望不到尽头的小巷此时近在咫尺,其实微微踮脚就能看到尽头的那堵灰墙。确实太久了,记忆被稀释到只剩下零散的泡沫,以及童年对探险的欢腾的渴望也早已不见。我不知道前方是否存在探险所能带来的惊喜,藏于细节的物什可能会让我为之惊艳,亦或走到尽头才不得不承认其实一切只为寻常。

现在是2014年的秋天,已经开始穿长袖外套,我首次接触童年未曾探险的小巷,原因是一只小狗加意外,我觉得这是缘分,结果是我选择离开,完毕。

费力推车走上斜坡站在马路上,风有一点点凉,我再次向巷内遥望。我知道我早已错失它了,现在的我没有小时候的渴望,它自然也没有那时的乐趣。让它成为一个充满希望和乐趣的遗憾吧,因此我选择不打扰。又来到曾经的庭院中摘下一根狗尾巴草,转身离开。未曾探险的小巷,曾生机勃勃的庭院,以及美好的童年都已悄然逝去。它们是真实存在的,只是不再属于过去,那是记忆经过时间冲刷留下的面目全非的残骸。安妮宝贝说过:“所拥有的,只是真实记忆的虚空。”时间会冲淡一切,但我还有回忆的能力,已为幸事。

或许存在某一个平行时空,扎羊角辫的小女孩会拎着她的小篮子,穿着她的红皮鞋,头戴狗尾巴草编成的草环,选择一个阳光甚好的午后,独自踏进一条曲折悠长的小巷。

“走吧,去探险。”

PS

《我以为我知道》

午夜已至,思绪混乱仍然睡不着

原因是是什么?

我以为我知道

夏日已逝,声声蝉鸣夹杂着不存在的欢笑

这是为什么?

我以为我知道

东方将白,一直找不到繁星满天的繁华喧嚣

它们躲去哪儿了?

我以为我知道

以及那遥远的童年

如何找到通向它的小巷去重温美好?

我以为,我知道

发表评论

(请勿使用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