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综合 » 远方的故乡

远方的故乡

编辑: 2015-03-24添加留言

作者:屠苏

2

 

穿梭于喧嚣的城市之间,心里难免有些疲惫。今天是休息日,我踏上了回家的路途。家乡,似乎在远方,又似乎触手可得。

回到家乡自然是件高兴的事情,在家乡漫步了一圈,我的心不由得一阵隐隐作痛。光秃秃的树干在寒风的吹拂下,摇曳着怒吼着,乌鸦嘎嘎的掠过,又给人添了几丝伤感。地面上的绿意也消失殆尽。我弯下腰,用手拈了把泥土,家乡的泥土中是带有淡淡的泥香。垛谷宛如一座座城堡伫立在路两旁,那是家乡人月下丰收的喜悦。地面上落叶犹如地毯一样把大地点缀成另一番色彩。看不见炊烟的袅袅升起,家家户户门锁紧闭,四周阴森森的,在这阴暗的空气中,我不由的感到毛骨悚然。

当夜幕降临时,薄雾开始笼罩村庄,如丝般,如轻纱般,故乡似乎未变,路还是那么的不平坦,这一片凸起,那一片凹下,仿佛连绵不断的山谷和沟壑。夜晚,看不见来来往往的车辆,更看不见五彩的霓虹灯,只能看到这一点,那一点,星星点点交织成的无边黑暗。在这里,黑夜将一切都吞噬了。偶尔有一两个穿着朴素的老叟从桥头匆匆走过,也许老叟害怕,害怕这家乡的黑夜给他们带来什么不寻常之处,更害怕黑白无常会在黑夜里敲门。

冬天的夜晚漫长而不眠,我披着厚厚的衣服从庭院中踱着步走出来。走出门望去,远处田野中有星星点点的亮光,那是荒野中人家的亮光,就像晴朗的天空下阳光从茂密的森林树叶圆圆小孔穿过的亮光。在这里,我突然想到了张养浩的《潼关怀古》: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仔细琢磨果真有那样的味道,对于家乡的大部分人来说,能够挣取足够的钱养家和教育子女,这是他们所期待的事情。然,国兴,国亡,对于家乡的人来说全是苦的,他们只能用体力换取少许的报酬,一代又一代人前赴后继,一代又一代人在黑夜中哭泣。可,谁又能看得到呢?

沿着这凹凸不平的泥土路行走,在无边的黑夜中我似乎又看到这样的一幕:颓圮的土墙,落叶撒满了庭院,在微风的吹拂下似动未动。夜,变的更静,更怕人了。路上几只小狗在狂吠着,叫声此起彼伏。我推开门回到家中脱去大衫,此时已经是子夜时分了,我伏首案头苦苦寻觅着一条通往外面的道路,一条,两条,我数了又数,却怎么也通不过。

远方的故乡,从村东头到村西头,她一点也没变。我的脑子一片空白。

故乡的阴森也深深的笼罩在我的心上,沉默呵,沉默,我已不想沉默在远方的故乡。沉沦呵,沉沦,我已不想沉沦在阴暗的故乡。

第二天,我收拾好行李,和母亲告别向学校走去。我的心中又一阵悸动和感慨: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渡河而死,其公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