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读书 » 写给亲爱的薇拉

写给亲爱的薇拉

编辑: 2015-03-24添加留言

作者:丁天天

3

我总感觉是不是该写些什么来追忆一下,虽没什么可写,终于还是写了。——题记
如果世上真有上帝的话,那上帝一定是个爱开玩笑的人:他跟我开了那么多个玩笑,让我措手不及。
我还是记得那个温柔的夏天,记得看你的第一眼。第一次见到你,周围的一切都黯淡下来,只有你,是明亮的。而我也在那一刻,忽然就懂得了什么叫一见倾心,什么叫怦然心动。从前,我不相信一见钟情,可那也只是因为未曾遇见你。在曾经的那个假期,我用了一整月的时间去想像我的高中。也许是被学习挤满的枯燥生活,也许是轻轻松松的快活日子……我也曾想过会遇见一个人,甚至……可我始终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个明媚的你,将我的高中生活变得如此美好。
很想用一句话来形容我对你的心情。思来想去,我终于还是想到了周敦颐的“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他写的是莲花,可我时常想:他写的真的只是莲花吗?会不会他心里也有一位美好的姑娘,却苦于无法说出口,只好用莲花这样清新的形象来隐喻。我们不得而知,也无需知道。这样诗意的事,留在想像中,便是极好。
在我静静地凝望着你,静静地思念着你的时候,却又不甘心止于想像了。
和每个青春萌动的人一样,我不可避免地落入了那些俗套的情节。我想像着我们的亲密……可我每想到这些,又万分自责与自嘲起来,莲花是用来观赏的。
我总以为我只不过会像《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中的女主人公一样,将自己的想忘深埋心底,直到死去。可现实终是现实,没有童话般的美好,却也没有悲剧似的凄惨。
也许上帝在某一瞬生了恻隐之心,不忍我这样辗转反侧下去。你我的距离就这样被忽然拉近了。
生活中的幸福来得太突然的话,我们都会有些猝不及防。可它的脚步又是那样的匆匆,我们徜徉其中时,又匆匆离去。我们相处的光景不过一眨眼的工夫。可流星是世上最美的,虽它也只转瞬即逝。
“我们总在最不懂爱的年纪,遇见最美好的爱情。”每次看到这句话时,我都在想,写出这句话的该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竟一语道出了我的心声。不过,我也在心中闪过一丝窃喜。虽然我还不懂得什么是爱,可我却懂得了它的滋味,不是苦涩,不是辛酸,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甜蜜。
然而,时间终会将我们都丢在身后。高中的三年,说是三年,可也只一瞬。渐渐地,我们都将步入期待已久的大学;慢慢地,我们都将踏进错综复杂的社会。然后,工作、结婚、生子。最终所剩无几,变成最普通的普通人。每每想到这些,我不禁十分犹豫起来。有些事,你不去争取,也许这辈子都得不到。
你还记得那个泡在阳光里的上午吗?知道吗?阳光下的你美极了。在我们互相沉默的几秒钟里,也并不觉得尴尬。你静静地看着远处,而我就那样站着,看着阳光下你的侧脸。那一刻,我觉得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了。我也多么希望,时间可以在那里停滞。也就是在那一刻,我想起了卞之琳的《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站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我一下子明白了这诗里的全部含义了。我想,卞之琳也一定遇见过一位温柔的女子,经历过一个这样美好的上午。也就是在那一刻,我突然坚定了自己以前所有的犹豫、彷徨。这样的时刻,也不必有第二次了。有时候,留在回忆里,比什么都好。
其实,我多么希望拥有一段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时光。在那里,我们可以互相倾吐心声。一切烦恼,都会在这愉悦的声音里消逝。也许我会在不经意间说出我的思慕。然后,你会低着头、红着脸,轻轻牵起我的手,将我带向梦开始的地方。

末了,我想赠你一首诗:
愿没有一颗星星燃烧你的剪影
愿没有一个神记得你的姓名
愿你走过的地方甚至没有风
为你
我将创造一个清纯的日子
自由得像风并周而复始
如同绽开的浪花重重
——索菲娅·安德雷森[葡萄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