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校园 » 冬天都来了

冬天都来了

编辑: 2015-03-24添加留言

作者:离云卿

1-冬天都来了

 

立冬早早过去。

几乎所有的冬天都是这样开始,黑夜不断提前,从七点,到六点,五点,五点还缺几分。白昼被逼到绝境,毫无办法。随后植物的光泽在第二天突然变得暗淡,阳光把它们逐段分解,绿的颜色一天变换几万种,直到隐没在你的注意里,直到你都忘了究竟什么才是你见过的绿色。

黑夜也总是先白昼一步。最可笑,人的风光也是如此。冷冽的风扼住沉重的喉部,逼得我窒息。我常听闻处在落魄中的人,难得有翻身的机会,终归还是逃不过命的。 但不要紧,自称得名又得利的人其实和我们一样,不过是比漫天漂浮的宇宙尘埃和星河光尘还要渺小的存在。其实谁都不知道谁的生活会在什么时候改变方向,会在什么时候陷入墨水一般浓稠的黑暗里去。就好像如今的我一样,有一天也会被失望拖进深渊,被挫折践踏得体无完肤,被嘲笑被讽刺被怨恨被放弃。

然而更可怕的是自己的堕落。有的时候起得晚,自然来得也迟。不经意间从校外望上去,可以看到班里渺小而清冷的灯亮着。仿佛是身边人清明的瞳孔,那里满是对我沉沦的失望。也只是那么盯着,就显出了锋利。怎么我已经那么累地跑着,却离我的梦想越来越遥远了呢?我身边的每个人都有一双极其疲惫的眼,可是他们仍然随风奔跑。我自己的眼睛却被雾气沾染得湿淋淋的,看不见月光和远方,可内心充满恶意的病痛又真实存在着,让人难忍。我知道,其实我比任何人都想自己有出息, 比任何人都不愿自己成为大街上一抓一大把的平庸人。只是失败耗尽了我所有的精力,我再也不想只因一个结尾就要我从头来过。

这就使我怨不得旁人了,只怪自己一步错,满盘皆输。无奈的是世人多半寂寥,这世上愿意倾听,愿意分担的人,难得几个。

若真有,便是穷尽一生也难忘的朋友。故人已不在,我独独遗憾的是岁月如流,它永远比我们想象的要走得快。我只是难过地挥一挥手罢,却连道一声珍重的机会都没有,空如捕风,手中紧握不放的不过是一把虚无而已。

现在想想,倒是我错得离谱。人和人之间总有云泥之别的。我心知肚明,若是往后彼此即便重逢也很难再交谈畅快,倒不如自己独存于无尽的沉默。如今辞别的时日已久,倘若哪日再相逢,我们之间变得远了,别自责,只愿你将往日的情谊化作细丝把岁月裁割。我到底还是不想对知己说些彬彬有礼的假话。因为,世上唯独朋友这种关系不必经营。

我走过的路兴许没有前辈踩过的桥那么长,也没什么踌躇和怅惘,不过就是偶尔觉得走得时间太渺茫,由不得才生出怨怼。 可这日子过得慢,我也惟能遥遥地想着。静心想想,还是喜欢和那种心绪安静而说话准确的人做朋友。如果交流的背景中没有隐藏太多的借口、谎言、禁锢、虚荣,可以简洁坦白地应对外界,那没有什么比这更美好了。

荒谬世界也许不过是一场梦,老天邀我来这走一遭,倒是认识了一双烨然若神人的朋友。大哥总是懒于解释,也无谓能否做个好人。活得极尽纯粹,过得干净利落。笑起来的时候像是已经忍受了一场生命的抽丝剥茧,滤掉了往生里廉价的优柔与寡断,将那些未被呈世的、不知羞愧的野心一一捋出了,让人徒留羡慕。要是这样一说,小二哥就显得像平行世界的人了。刚开始总觉得他是个闷葫芦,其实外表的沉稳与内心的不羁是不相称的。同样,眼睛看见的他的坏脾气,都是假象。偶尔撞上小二哥烦躁地说些不客气的话,想想问他数学题的时候,他嘴里说着这么简单你还问啊,一边却早已开始演算的样子,自己笑了笑,心中也就没有那么多难过了。毕竟楚狂人自有楚狂性嘛。可是再见到你还是那般模样吗?还是眉眼间会多了一点清冷呢?

话说多就变得庸俗了,天也跟着亮了,厚衣物上沾了一身尘埃,北方依旧是冷的,风还是可以蚀进人的骨头,阴绵的雨和浓厚的雾弄得人心里潮。可是这冬,莫名地不冷得使人难堪了。

或许不久之后,三四更就会有雪,风不减,吹袭一夜。在那风嘶长河里,可会有孤独成性的人,摒弃自由,穿风踏雪,叹一声,“人情淡始长,友如画梅须求淡”呢?

只是冬天都来了,你还不肯来吗?

发表评论

(请勿使用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