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校园 » 离魂记

离魂记

编辑: 2015-03-24添加留言

作者:徐三瑞

1

 

今天是星期六,上双周的课,物物数数生生,全用来考了试,连考三场。

下午第二节课,我认真地答完了生物试卷,又仔细检查了一遍,才搁下笔。外头阳光正好,透过窗斜射到身上,暖暖的,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想出去晒太阳的冲动。

离交卷还有近二十分钟,我看着摊在桌子上的试卷,不禁走了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总之任思绪游离了半天,恍然间突然觉得有些轻飘飘的,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竟然飘了起来!

喔,不对,我看到了我自己!

难道我死了吗?变成了一个鬼魂或者幽灵?就这么英年早逝了?

苦思冥想了半天,我才得出一个比较靠谱的结论——大概是灵魂出窍了。

没想到这么稀奇而又不可思议的事竟会被我撞上!看来放学后一定要去买张彩票试试手气!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欢快起来,看到“自己”正保持着“盯着面前的试卷在思考”的姿势,一时半会儿肯定不会被老师发现破绽,便放心的飘出了教室。

刚开始还有点不适应,不过飘着飘着就习惯了。我晃悠了半天,一鼓作气飘到了教学楼的最顶端,俯瞰整个校园。啊哈,果然有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楼矮”的感觉。

就在这时,我发现在校门口那儿有好几个像我一样飘着的人影。他们是人是鬼?经不住好奇心的诱惑,我悄悄地飘了过去,打算一探究竟。

靠近了才发现,这是一小队阿飘。领头的那个胸前别着一枚标有“鬼差”的工作牌,正在对其余的七八个阿飘说些什么。我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了队伍中,屏神细听。

“……毕竟学生们的安危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才需要鬼保安来暗中保护他们……接下来我会带领你们将这所学校参观一番,对它有所了解之后你们再综合自身情况和个人想法来决定要不要应聘鬼保安这个职位……最后我将录取两名鬼保安在这所学校工作……”

居然还有鬼保安这种东西?我听得唏嘘不已,但见队伍前进了,连忙跟了上去。

在参观化学和物理实验室的时候,大家由鬼差带头,纷纷说起了自己生前在学生时代关于做实验的趣事。有的说化学老师每次做实验的时候,自己都会在底下默念一连串的“炸炸炸”;有的说自己在做物理实验的时候总把七八节电池接在同一个小灯泡上,为此不知道被揍了多少次;还有的说自己曾在小伙伴做实验的时候当众把他的裤子扒下来了……阿飘们笑得前仰后合,其中有个小个子因笑得太厉害,下巴都掉了,多亏了一旁的那个面瘫脸帮他捡了起来并安了回去。

在食堂的时候,一个胖阿飘贪婪地大口吸着食物的香气,被鬼差揍了。鬼差义正辞严地教育他:“你怎么能这样呢?不知道食物被我们吸过后就没味道了吗?那学生们还怎么吃?吃不好还怎么有精力学习?做鬼不能只为自己,听到没?知道错了吗?”

见胖阿飘诚惶诚恐地点了点头,鬼差才继续带路。由此可见,这鬼差大概是一只严肃不失幽默,同时还很有责任心的阿飘。

参观的路线大致上是从东到西,实验楼——食堂——宿舍——操场——办公楼——各年级所在的教学楼,期间鬼差一直有在为我们进行解说。

飘到了高三楼的时候,一个白胡子老头感慨道:“瞧现在的娃们学习条件多好哇,不仅坐在窗明几净的教室里,班里还装了空调,而且是一班装俩!要说我们那时候,那土坯房,那破桌凳哟……”

一个年轻阿飘冷冷地哼了一声,“装了能有什么用,又不开。”

“为啥不开?不开还装它干嘛?”有阿飘问。

“鬼都不知道!”那个学生模样的阿飘愤愤地说,“估计就是用来看的,不是有个成语叫望梅止渴吗?恐怕校领导们是都觉得我们学生看看空调就能觉得暖和了的吧!”

听到这话,我在心里默默给他点了个赞。

“小伙子,听你这话,你也曾在这儿上过学?”鬼差问道。

“可不就是!”他咬牙切齿地回答,“天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早困午乏全天都不得劲。一天十三节课,早上去学校天是黑的,晚上回家时天还是黑的,光上课就累得要死了,谁还有心思学习!从星期天晚上一直上到星期六下午,说好的让学生充分进行课外活动培养能力德智体全面发展呢?时间都去哪儿了?”

“年轻人嘛,易冲动向愤青靠拢也是正常的。不过也不能太愤世嫉俗,还是心态放平点,试着接受与适应比较好。”老阿飘捋着胡子笑了。

“呸,若不是因为早上要求到班的时间太早,天黑路又看不清,我怎么会半路上被车撞了?弄得我年纪轻轻的就死了!”

此话一出,大家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最后还是鬼差率先打破了沉默。他问队伍里唯一的女阿飘:“姑娘,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我们闻言都看向那个看起来三四十岁的女阿飘,发现她两手攥得紧紧的,全身正隐隐地颤抖。

“我……我只是觉得他说的很对……我想起了我的女儿……她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每天早出晚归,在家的时间少得很。我平时一天都见不到她多长时间,更何况我又死得早,没法照顾她……”说到这里,她有些哽咽,“就在我死后的第二年,因为晚上放学时间太晚,回家路上人少,她遇到了坏人,被……被……”

“我可怜的孩子啊!”她再也说不下去了,号啕大哭起来。

其他阿飘都表示出了同情和惋惜,并沉默地看着她。哭了好一会儿,她说要去洗把脸整理下情绪便飘向了厕所。我看了一眼她去的方向,默默地想:还好她去的是二楼,若是去四楼的女厕所,不仅没有水,还臭不可闻,坑里的秽物都快溢出来了。实在太糟心,她这么只阿飘怕是都待不下去了。

剩下的阿飘交谈起来,你一句,我一句,讨论着自己所知道的关于这学校的情况和对它的看法。我倒是听来了不少八卦和秘闻,暗自惊奇,怎么这年头阿飘的消息都如此灵通了。

女阿飘回来之后,鬼差问:“你们都考虑好了没?参观的差不多了,我该选出这一任的鬼保安了。”

他的视线在队伍里扫了一圈,最后落到了我身上。

坏了坏了坏了,他发现我了!这下完了!我心里暗叫不好,转身就想跑,但没飘多远就被追来的鬼差一巴掌拍在了天灵盖上,两眼一黑,急速坠落。

“哪儿来的回哪去,别乱跑了!”这是我最后所听到的一句话。

再睁开眼,便发现我已经回到自己的身体中,怎么也飘不起来了。不过正赶上收卷,我连忙把卷子交给了组长。刚转身打算跟好友说一说我刚刚的奇遇,便看到班主任进了班。

他大步走上讲台,让我们静一静后说:“都别收拾东西了,还有节班会课呢。从今往后每个星期六下午都加一节课,不能早退,必须放学了才能走,听到了没?”

“瞧你们吵吵嚷嚷的像什么样!你有什么资格大吵大声喧哗?有什么资格!”班里人被他说得顿时噤了声。

最后,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们一眼,“咱得好好学习啊,咱得干啊!”

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这次奇遇也一下子变得索然无趣了。

唉,散了吧都散了吧,都学习去吧。

发表评论

(请勿使用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