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电影 » 我所爱着的世界

我所爱着的世界

编辑: 2015-03-24添加留言

作者:徐晓璇

1

 

晚上抬头看天空,发现竟然有月晕。我没见过月晕,但我认定了它是,因为月亮外那一层光圈实在太圆,圆得像koro老师的脸。

此时离晚自习放学已经十分钟,我坐在爸爸电动车的后座,努力仰着头注视着星空。没有人来分享我的喜悦。真令人着急。

其实是看过一次日晕的。那是中考前,那时我刚刚摔碎了我的门牙,那时我还没有戴牙套。中午放学时与Hu和同桌下楼,便看到了笼罩在太阳外的一圈五彩光辉。我说,看,天象有异,肯定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妈妈指着我身上尚未痊愈的伤:“不是已经发生过了吗。”然后中考的时候我作文就跑题了。

每天的晚自习放学,我一个人,总是从高一楼外绕到大门口。可是我一次也没有遇到过Hu。总是这样,若是遇到一个人,便天天都能遇到这个人;若是遇不上一个人,多么近都遇不上。这直接导致了这么多天来我依然没能看到Hu剪短的头发。

上学期有段时间常常会遇到一个女生。不过我没有看过她的长相,我只能辨认出她的背影。女孩背着米色的书包,上面挂着挂饰,很好认。我一直想看清书包上是什么图,可总是追不上那个背影。后来有一次擦肩,终于认出图是董香,可也再没见过那个女孩。

寒假在北京时也碰到一个女孩,背着面码的背包。当时特别想跑过去拍她的肩膀,说:“嘿,你也喜欢《未闻花名》啊?”可是这样做好二。第二次见到女孩,是临走那天下午,所有的行李都已经收拾好,坐电梯去前台退房的时候,女孩正在电梯里和同伴说话。这我想等没有人的时候去打个招呼好了,退完房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喏,缘分只能到此为止了。

森森——崔柏杨同学在我开学前一天晚上说,我明天去找你们。他确实来了,不过是在上课十分钟后,只有靠窗的三瑞同学看到了一闪而过的身影。下课后,三瑞拉我出门,寻找数次无果。他来了,他走了,挥一挥衣袖,连个鬼影都没留。

事后,崔同学交待:“我蹲在30班门口听了一节课,你们班好像在上生物,说什么培养皿甲基橙(是刚果红!),然后我去高三门口听了一节课,风吹得挺冷的。我就去操场蹦跶了,然后就走了。”我表示我惊呆了,崔同学十分委屈:“我又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要惊呆。”像这种见不到就是缘分问题了,仅仅是脑回沟与正常人构造不太相同而已。与三瑞、一号君分享完经过后,大家给的评论十分统一。

不过今天总算是见到了,三瑞、一号、小木头、青羊、森森,友好地进行了会晤。青羊给了三瑞“每逢佳节胖三斤”的高度评价。(shenmegui)

至于为什么文风变得如此欢快,那是因为我又把一号桑写给我的文又浏览了一遍。去年交给我让我递往葡萄园的稿今天仍在我手上一定不是我的错。(一号:“呸!”)

昨天的信息课上看了《盛宴》。这部长约5分钟的片子获得了刚公布的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影片以一只斗牛犬的视角讲述了一个日常而温馨的故事。作为主角的狗狗从片子开头幼犬的时候就一直在吃,直到结尾。食物是最美好的东西,片子则通过对食物的刻画串出狗主人完整的爱情故事。很多网友评论:“平凡的生活最幸福。”“这只狗过上了我想要的生活。”“一只狗吃的都比我好!”“美帝狗水深火热的生活。”“duang!”……咳咳,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这部《盛宴》倒是让我想起了一部新海诚的老片子——《女孩和她的猫》。同样的5分钟时长,同样的动物视角。这部略冷门的作品却带给了我很大触动。“无论怎样,这个世界,我爱它。”

我爱今晚的月晕,即使无人分享。我爱莫莫,不过高考前都联系不到这只高三党了。我爱在深夜写字,就算所有的话语都无人倾听。

我爱生活,虽然总被给予无限失望。

我爱愿意听我说话的每一个人。

该死的,这个世界,我爱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