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电影 » 任他清风自去留

任他清风自去留

编辑: 2015-03-24添加留言

作者:离云卿

1

 

雨夹雪不停,伤了多少期待春天的花……

 

“已经坏掉的我,干脆停止呼吸吧”

一切厄运从自己欣赏的那个女人开始。他以为神代利世是温润的女子,却没看到她如蛇蝎的内心。皮囊是魔鬼的伪装。他恨她,让他变得怪异。每天都以半人半喰种的身份苟延残喘,必须忍受那么多的痛苦。不怪他的残忍无畏,别疑惑他的勇敢不怕痛。如果你是他,经历那么多,自然懂得他的恨为什么那么多……

他曾走过那样一段雷禁般的时期——仿佛每一步都有可能会被撕得粉身碎骨,白天丢了魂形同行尸走肉,渴望嗅到人肉的芬芬却极力控制自己不去品尝它的美味。黑夜里仍旧带着饥饿和惶恐入睡。喰种的饥饿是真正的地狱。他的早晨甚至连醒来看见的第一缕光都是绝望的。

但是,还记得第一季里面店长对抱头痛哭的金木说:“你是唯一一个在两个世界中,都有容身之处的人……”

有光的话,那样的日子一定会过去。在金木感到艰辛痛苦的时候,给予他支持的,是艾特大量的虚构故事,还有店长给的一杯特殊的咖啡。至于添了特殊材料的咖啡,金木,你是不是已经尝出了其中的滋味?不要抱怨,这是作为喰种的生存规则,也别害怕,顺其自然。喰种没有错,人类也没有错。只当错的是这个世界好了。吞噬壁虎后我甚至开始感谢利世的能力,否则你怎会赢得变异。

总是强大,一个人更像是一支队伍。

 

“那个傻瓜”

成熟真的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董香明明口是心非,心里接受不了原先日日笑脸相对的金木,突然就形同陌路;曾经事事为她牵挂的绚都,却在背后捅她刀子。不过她确实应该感谢他们,在不知实情的情况下,她的成熟,他们必定功不可没。

弱肉强食的世界下,谁都没有错。可是因为保护能力差距,他们不得不刀戈相向。

想念变成一条线在时间里蔓延。董香只是这样苦痛地兀自行进着,独生独活,任途经的风景给她以欣喜或是破碎,任盛大的离别将她身边的人换至别处。即使一早就遇见的人会在后来漫漫长路里渐渐的消失或者走散,以前董香以为还能找回来,可是就算再聚在一起也不能够再像以前那样了吧。

所以说,董香的爱是隐忍的。她在黑暗中或许可以找到真实的自己,关上灯一个人,蜷曲着抱着自己的双膝入眠,才知道多害怕无助。喜欢金木的路走的太辛苦太难过,我希望董香能过得好。为了进入上井大学,她太疲惫,总是一言不发的认真,为喜欢金木而做出的努力让我想到守护着财宝的巨龙,强大又孤独。

总有人用尽各种比喻形容金木和董香的关系,却错综复杂。在我的眼里,金木,董香,终究是两个独立的人。要说相同,他们像苍耳和仙人掌,都是有刺的。不同的是,苍耳的刺是为了命运中注定的那个人将它带离而生;而仙人掌的刺是为了坚守爱情的位置,不让别人将它和足下心爱的土地分离而生。

董香带给我的温热,不需要言语。

 

“你实在太弱了,所以才会输”

当父亲死的那一刻起,绚都就决定要重生,让这个世界战栗。世界会美得不像话?不,睁开眼看看这个世界,慢慢发现,给予自己无尽怜爱的人在被同类残忍伤害。身为弱小的弟弟能够保护什么?又能拯救谁?明明自己也没有力量,是坐着等待死亡和掠夺的人啊。要么变强改变一切,要么就一直做被伤害的人。扭曲的世界里,无论是主动捕杀人类还是以最低限度食用自杀者的遗体,喰种都是白鸽眼里令人作呕的怪物,难道不是?

而姐姐在哪里?为什么董香会躲着不敢杀戮?对白鸽们畏缩着换来的只能是死亡!病态的他恨这世界。姐姐和愚蠢的父亲一样认为血腥的杀戮不好吗?真的不想再一次看见亲人倒下了。既然自己无法被原谅的行为不能停止,那就试着让在乎的人恨得更彻底吧。

原谅绚都的狠心和残忍吧。就算你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也该相信他和董香一样爱他父亲,羡慕着董香可以光明地想念父亲。只是绚都是在最最阴暗的地方守护董香守护逝去的父亲。

可是绚都,除了青桐树,世界上还有一个人一直在等你,她也会因为想保护你而愿意放弃一整个世界,而非三大干部所期待的,用你SS等级的强化武装自己。绚都你也许走过弯路,也许下错了站台,也许曾停步驻足,但你的姐姐董香还在前面的路上等着你。恨得越深也陷得越深,有的时候亲人之间的恨是比爱更深刻、更长久的延续。但恨和爱相反,它会一点一点吞噬你的生命、你的心。

就算你甘愿为错的保护方式在泥潭中溺死,可你怎么舍得让她一直苦等着你?

一个妄想用不多的行动照亮这个孤单宇宙的人。一个喜欢先说保护谁的大话然后去拼命实现它的傻瓜。

 

“他有时会逞强,一个人承担所有烦恼”

如果有一天金木会饥饿难耐,英也会递上自己给金木。

因为金木在英心里一直不是眼罩喰种,而是作为那个躲在角落里自己看书的金木活着……无论金木是什么身份,无论永近英良是什么身份,真正的朋友也绝不是肆无忌惮开玩笑、戳痛点、翻黑历史,而是如同英与金木,彼此都默契地避开会伤害到对方的雷区。英就是这样表面上看起来口无遮拦的人,其实内心和金木一样小心翼翼地保护对方。

只是英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金木。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变成了陌生人,再也没有机会如那时一样欢笑。从前的善良温暖不见了。英要说服自己相信金木的心。可是?金木身边不需要英了,对吗?英知道金木有了新的伙伴陪他嗜血。嗜血……英真不想把这么疼的词放在金木身上。

可是英还是等着金木呢,他相信金木还是不愿失去他们的童年,对吗?

英愿意一直保护着朋友。微薄之力……

“我在你便善良的活着……”

“好好活着……”

“笨蛋,英一直都在这里。”

 

“能名正言顺杀别人的理由根本不存在”

店长芳村功善温柔待人,可并不软弱。任何喰种进了他给予的的栖息地,他都会用他SSS级强大的生命护人安定一生。明明实力不容小觑,店长却始终认为强大的不是他,而是伙伴们团结的心。

四方、古间也是如此,很强大,却没用来侵略。尽力守护着朋友的安稳,包括比他们小很多的金木。

至于诗先生,喜欢帮助同类把真实的自己藏在面具下。这样谁都看不到喰种的过去,看不到喰种的畏惧。喜怒哀乐痴嗔怨是他们的自由。感谢诗先生吧,他能给安定的喰种力量,也能给他们安身的屏障。或许喰种会忘记,面具下的自己到底是不是真实的,但绝不会放弃伪装之后的自己。诗先生可以给喰种面具,但条件是必须记得自己是谁,内心强大的自我还不足以把本我击垮。

安定区的人渴望安定,但并不代表他们害怕战争。若为同伴而战,决不会退后一步。青桐树组织说这群人屈于安定目无长远;CCG说他们仇敌在心从未释怀。是真的,青桐树没说错,他们确实累了想偏于安稳;是假的,CCG说错了,他们这些喰种只是寻找存在的理由。错与不错又有什么关系?若是有人伤他们身边至爱之人,即使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你的本心又是什么呢?或许等北方的雨停了我就会带着这个问题去找你。希望那个时候的你不必再借助孤独逃离这个世界。

眼前的情景更像是在春天之后下了一场绵长的雨,所有的阴暗苦痛终于都泛了新绿……

我是很欣赏东京食尸鬼的孤独,但更喜欢你来当我的朋友。2015的短暂寒假特别想要住在有阳光的房子里,当然还要有跟随我的步伐一起看东京喰种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