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音乐 » 也许离开

也许离开

编辑: 2015-03-24添加留言

作者:邵帅

2

 

人走了以后,会到别的地方吗?像光那样,从一颗星到达另一颗星?

——题记

耳边的《心火》在不停跃动着,灼灼而沸腾,国足在亚洲杯上受着天耀,势不可当,也许明天,明天依旧,可她却匆然离去,正如她唱的那般,红颜劫,红颜劫,这是她的劫难。

听到她离去的消息时,心口突兀的一震。片刻间便有大片大片浓稠的悲哀汹涌地蒙在心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惊诧间反复地去确认,继而沉沉的压抑着,感叹着,可怜着可惜着也可悲着。她明明还有那么长的旅程,还有那么光耀的梦想,怎么就在中途遗失了双翼,滑落深渊。

或许上帝真的是公平的,它给她那样横溢绚丽的才华,那样天籁之极般的嗓音,却同样给她以荆棘,苦难,让她似流星,似昙花,似光般一闪而逝,绝美之后的凄然孤独,成就了她愈发坚强的本心。

就如同《塔木德》中的那句话:

人的瞳孔有黑、白两种颜色,可神为什么只让人通过黑色的部分看东西呢?因为只有通过黑暗,才能看见光明。

晚自习结束回到家的时候,妈刚好做完饭,桌子上依旧摆着好几天前吵着要吃的饭菜,看得我食欲都没了,再喜欢吃的饭菜,吃久了也会厌烦的。妈妈们都有一个通病,就是只要你说了哪样菜好吃,她们就频繁地做那道菜,直到你厌烦地埋怨了为止。其实她一这一辈子,就是在拼命把你觉得好的,给你,都给你,爱得不知所措了而已。

吃饭的时候,妈忽然惊了一声,然后用手指手机屏幕上的新闻,姚贝娜因乳腺癌复发离世!她低低地叹了口气:“多好的人儿啊,可惜了。”我凑过头去,正对上她那张坚毅微笑的面庞,短发,清爽,自信,与众不同,那样鲜活的一个生命就那么匆匆飞走了。旁边的新闻还说了她捐献眼角膜的信息,妈一愣,情绪忽然更低落了,“等我走了,不知道眼角膜还能不能用了,如果能的话,我也捐。”我分明听出了其中的垂垂之意,鼻子有些微酸,妈发觉她老了吗?她觉得自己不中用了吗?我正欲开口,哥已经反驳了过去,“想什么呢,到那时候医学得多发达了,什么病不能治?想走都不容易。再说了,现在科技那么先进,人造器官多的是,看不清了换一个不就行了……”我听着学理科的哥和妈一句句解释着,看着妈脸上似懂非懂的神情,心里一热,也一并参与到这个话题中去。

我和哥说了那么多,不过就是想让妈知道,她不会走的,她还年轻,不过就是想告诉她,她还有很长很长的路,等着我们陪着她走。我不知道妈知不知道,听不听得懂我们的话,毕竟她在哦了半天之后,仍旧高高兴兴地看电视剧去了。不过我知道她心里一定很敞亮,很舒畅,一定知道在未来的某个地方,会有人一直陪着她,陪她说话,听她唠叨,吃她煮的菜,带着温暖的、幸福的颜色。

我开始第一次思考死亡和消逝,因为这世间除了时光之外,再没有永恒的存在,桑田沧海,物是人非。

我忽然有个很疯狂的想法,假如,假如我还有三天光阴,我该怎样才能不让自己遗憾?我要把最爱的那本书读完,我要认认真真的看一次日出日落,我要对我最爱的人道一声晚安道一声我爱你,我还要学会开车,追逐着风和太阳,我还要登上峰顶,在云雾缭绕间一览众山小……

三天的时间,我能做多少事呢?

就像周杰伦歌词中唱到的那样:珍惜一切就算没有拥有。

这样,当你在未来的某一天,安静离开的时候,无论四周是天光大亮,还是暮色四合,你都会笑着跟自己道一声“亲爱的,再见”。

当人走了以后,一定会去到别的地方,像光那样,从一颗星到达另一颗星,当夜晚繁星漫天的时候,仰望星空,那里有你离开时的模样。

 

PS:我想把这首歌,送给我的兄弟们,送给我自己。

稻香

周杰伦

对这个世界如果你有太多的抱怨,

跌倒了就不敢继续往前走。

为什么人要这么的脆弱堕落?

请你打开电视看看多少人

为生命在努力勇敢的走下去。

我们是不是该知足,

珍惜一切就算没有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