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校园 » 昨日青空

昨日青空

编辑: 2017-05-08添加留言

作者:秦榛

是在上了高中以后,才突然发现,时间竟过得如此之快。

当年我四岁,或刚上小学,拉着妈妈的手走在路上。看着脚下被拉得很长的树影,突发奇想,问妈妈:“一天一天,会过得很快吗?”妈妈的回答我早已记不清了。毕竟是十年前的事了。十年前怎样,不记得;十年后怎样,不知道。倒是这十年竟似流水一般逝去了。时光的洪流卷走了许多来不及收藏的记忆,而站在那条河边的我,从一个走路需要被牵的孩子,长成了比妈妈还高的少年。

从前觉得二十四小时无比漫长,如今却要死死攥着手才不至于让时间一下子从指缝溜走。

五六年前喜欢在实验小学的操场上玩,借以打发放学后的无聊。还有很久才到日落时刻,温暖的阳光会一直照耀着这方小小的场地,让地上疯长的蔓草披上金子般的光辉。偶尔有一群鸽子飞过头顶的天空,我总会揣测它们的去向。

两三年前则是在老校区的梧桐树下,与三五好友聊天说笑,走得极慢,可内心是极快乐的。

今年我在城南的新校区。校园内有桂花和玉兰,但我从来没有仔细看过它们。一天十三节课,可以支配的时间全用来背书和做题,似乎连一项消遣的活动也无。

某个即将陷入沉睡的黑夜,某个睡眼朦胧的清晨,思维停止了运动,只是一个劲儿地想念过去。

我想起搬到城北以前,住在城东的日子。那时与一户友善的人家为邻。那家的孩子已读小学,是个温和的男孩,有一双澄澈的黑眼睛。他时常和我一起看书,他们家的水果很甜,就像那深藏的善良,隐隐滋润着邻里的心。

我想起上学后收获的第一份友谊。那个开朗的女孩向我伸出了手,如同我的世界里照进了一束光。没有偷花打枣跳板子,我们安静地坐在一起,聊些寻常的世事。那时我以为,我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

我想起小学时读过的童话故事,从安徒生童话到格林童话,从《长袜子皮皮》到《彼得·潘》。我一面看着这孩子气的读物,一面幻想着未来的种种。年幼的我总想着快快长大,不明白永无岛为何存在,不明白小飞侠为何永远长不大。

我想起初一刚进班那天的场景。宽敞的教室里坐满了人,一眼望去皆是陌生的面孔。别无选择地坐在最后一排,邻座投来友好的目光。但我却一时难以适应这样的环境。既期待,又忐忑不安。

我想起初二的短剧。内容贫乏而无趣,远不及曾看过的那些妙趣横生的情景剧,却被我们排练了数次。其间笑场、忘词频繁发生,可最终还是在全班同学的面前完整无憾地演完了全场。掌声雷动,无声下台。

我想起临近毕业的五月,试卷漫天飞舞。明明快要中考,作业却多得天理难容。在教室里乖乖做题,心思却飞到九霄云外,偷偷地编织起放假后的美梦……

待我陷入沉睡,待我神智清明。记忆沉入深水,思念投入烈火。掬一捧清水,指间漏下无数闪耀的碎片;拢一把灰烬,掌心蔓延一丝炽热的余温。凑上来细看,眉目间的光焰未灭,心里却只剩下惘然。

我家在搬家之后便与曾经的邻居失去了联系。等到从父母的口中听到那一户人家的消息,那个长我几岁的孩子已经罹患绝症。大人们再一次说起时,他已离世。

自以为天长地久的友谊不过是一场梦。短短几年后,我们便因互不信任而彼此背离。也许谁有过挽回,可谁也不肯改变那份猜疑。年少的时候我们都是天真的,同时又是固执的。

面对班里素未谋面的同学,我紧张地将自己的交友范围限制在周围狭窄的一圈。可到后来,我记住了每一个人的名字和声音。遇到非常阳光的女孩,于是迅速结为至交。她们伴我走过纯真年代,给了我最难忘的时光。现在回过头去看那一千多天,我终于明白一些人不愿长大的缘由。

当年还会为某种奇特的突发状况伤神。学习和生活是需要平衡的艺术,我有时难以掌握平衡。而现在看待一切都不慌不忙,很多事情说一声便有了解决的方法。路过初中部,望见楼下吵吵嚷嚷的孩子,忽然有种微妙的感觉。和闺蜜讨论读初中的xx遇到的问题,会不由自主地用一种过来人的眼光去审视,纷纷打趣说自己老了,都能算是年轻的学弟学妹的半个导师了。

已经是高二的人了,再过半年就要升入高三。在我怀念着初中无忧无虑的岁月之时,高中悄无声息地过去了一半。若是不留神,仅剩的可怜的一点时间大概也会飞速溜走。到底是要继续贪恋着身后已逝的那片青空,还是要往前看,去发现不曾在过去绽放的繁花?

沧月在《羽》系列中写道:“你沉湎于过去虚无的记忆里,却没有发现心湖上映出的影子已然变换。”昨日就是昨日,纵然有百般美好,却尽是虚无。而时间之神一直在逼迫我们前行。过分留恋往昔,反而握不住当下。

想起口袋巧克力的漫画《昨日青空》,穿蓝白校服的少年少女站在湛蓝的天空下眺望远方,背后是他们的小城。

我们有和他们一样的生活,一样的念想,有时候在原地兜兜转转一无所获,有时候幻想未来也很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