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校园 » 雪中杂想

雪中杂想

编辑: 2017-05-08添加留言

作者:张玥晨

阴霾的天空下,寒风呼啸着刮过,刺骨的寒意如同刀子一样,将所有温暖消灭殆尽。在所有人都慌里慌张地躲到屋子里时,它便顺理成章地占山为王,“哼哼,这里可是我的地盘了。”好像得逞的小人一样。

就是在这样一个阴沉又寒冷的下午,盐粒一般的雪花,一粒一粒从空中坠落,落在皮肤上,便立刻融化,只留下一滩冰凉的水迹。不停地坠落,不断地融化,与此同时,雪势在扩大,风势也在扩大,像下雨似的,密密麻麻的。但它又不像雨那样直接干脆,而是随着呼呼的风,不断地飞舞,盘旋。小小的,雪白的精灵,它们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奔跑。

你听到我的歌声了吗?

你看到我的舞蹈了吗?

你吻到我的灵魂了吗?

小小的身躯,在旷野里游荡,芦花般洁白的身体,落在了枯萎的草丛上,落在了挺拔的松柏上,落在了安静的神祠上。整天无所事事的神明,看到它们,也一定会微笑吧?一定会的。

这样的雪,即使自己身处暖烘烘的教室,也能感受得到天气的寒冷。双手也十分应景的一只手温热,另一只手却冰凉。这样的温差,让人哭笑不得。对面高一楼的二层,满走廊的学生,人手一本书,嘴里还念念有词,估计是被老师赶出来的。在寒潮的袭击下,冻得瑟瑟发抖的他们,或许没有想到,在高三楼,有这样一个人在默默地关注他们。

恍然间想起自己高一时,也是被罚过一次的。为什么被罚已经记不得了,但那时的心情是怎样呢?又尴尬,又难堪,还不自觉地夹杂着一丝委屈,低下头,将快要溢出眼眶的泪水,狠狠地,狠狠地擦拭掉。什么都记不清了,但那时的心情,历历如昨。

时过境迁,看到他们,想到了自己。而现在的自己,可以很自然地,拿这个开玩笑,很自然的。对当时的自己来说,如同飓风过境,将一切卷成碎片,抛散在空中,雪花一样,然后只留下一个破败荒芜的世界。对现在的自己来说,蝴蝶一样,轻轻扇动自己的翅膀,飞走,连一丝声响也没有。这样的一件小事。

17岁的自己与15岁的自己相比,并没有什么长进。没有成为坚强的人,也没有成为受人喜爱的人,没有成为一心一意的学霸,却依然是个整天在吃的吃货。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但是,事实上,就像厚厚的积雪,即使表面依旧洁白、膨松,但内里,那些紧贴泥土的雪花,在悄悄地融化,膨松的下面,早已变得空白了。然后在某个时刻,“啪嗒”一声,雪堆向下凹陷一个洞。自己的心,也在什么时候,不知不觉地留下了一个洞,空荡的,回响着风的回声。

亚马逊雨林的一只蝴蝶翅膀偶尔振动,会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飓风。蝴蝶效应下,飞行的蝴蝶,刹那间化为鹏鸟,在狂风中,抟转九天,徙于南冥。

而此刻的我,看着这只鹏鸟,带着过去的我,飞向未来的我,打破了时间与空间的界限。“请加油吧!”我站在白茫茫的大雪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