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校园 » 给 你

给 你

编辑: 2017-05-08添加留言

作者:王梦梦

 

作者按:2015年7月14日,安徽师范大学赴云南省景东县哀牢山支教小队正式出发,三个小队,每队平均15人,三个不同的支教点,将近50个小时的车程后,我们第二小队(14人)终于到达哀牢山南岸小学支教点,正式开始我们的支教生活。

出发前全队合影

上课中……

学生特写(一)

学生特写(二)

送别曲之篝火晚会

 

亲爱的你:

阳光透过树叶在地面上留下斑驳的阴影,窗棱将天空剪成蔚蓝色的格子,我在窗外看着你。

亲爱的,我知道,你已经成年了,十八岁那年,你一直盼望有一个成人礼,十九岁的暑假,你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大二暑假,几经波折,你和你的队友们终于如愿以偿踏上南去的列车,在去云南的路上,你欣喜,好奇,害怕,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天空之城一样的地方,龙猫一样单纯的世界,伸手够得到天堂的地方,山上的水雾在雨中渐渐升起,一圈一圈盘山公路,随着地势的升高,山里的景色也渐渐呈现出来,王维田园诗中的景象几乎在这里都能找到影子,比如“文杏裁为梁,香茅结为宇。不知栋里云,去做人间雨”等等;俯瞰梯田、人家、流水还有聚落一般的村庄,似乎就像老子所言“小国寡民”,交通闭塞的深山,“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从景东县到南岸村的路上,天下着雨,乡间小路因连续下了几天的雨变得泥泞不堪,你和你的另外五个队友挤在一辆算不上多新的面包车里。雨越下越大,车窗外的景色像电影般一幕幕掠过你的眼帘,雨中的山林雾气弥漫,四散开来,腾空而上,与天上的云融为一体,分不清是云还是雾。但回头细看这些,却是“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也不知是在天上还是人间。窗内的你们为即将到来的十多天支教生活感到惊喜与激动,而情谊也在讨论中不知不觉更进一层,话题也渐渐打开。突然,你问了他们一句:“你们为啥要跑这么远的地方支教,能说说理由吗?”队友们胡侃了一通,突然,有人说:“我一直都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句话给了你深深的震撼,也让你第一次真正思考,你自己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到这里来是带着怎样的目的与心情?

终于到了我们支教的小学,下车那一刻,你几乎被震惊了,那种依山而建的简陋的校舍、低矮的房屋被四周高大的山包围着。在等待孩子们考试结束的间隙,你和队友偶然发现了小孩子们平常住的宿舍,当看到那些几乎不能称之为宿舍的“宿舍”,你的眼泪几乎不受控制地落下来。因为孩子们宿舍里床位的拥挤简陋、被褥的单薄、任何房屋的潮湿几乎超出你来之前的想象,你和你的队友几乎已经预见了接下来十多天面临的是怎样一个艰苦的环境。可是,等你们吃完晚饭正在发愁怎么住的时候,学生家长陆陆续续地给你们送来了被子,而且住在附近的学生还热心地帮你们铺被子。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校舍庭院的路灯亮了起来,金黄的路灯穿过格子窗口洒在那个为你们整理被子的女孩的脸上,如此澄明,真切,这一切已定格在你的记忆里,就像昨天一样。

你期待的支教生活终于正式开始了。你们重点辅导对象是五年级的小学生,当你看到这些瘦瘦小小的孩子们,几乎很难相信他们竟然上五年级。你的“国学经典”公共课如期开课,面对台下孩子们那一双双渴求的眼睛,你突然不知道该如何进行这堂课……那个坚强的小男孩李耀东,那个不善言辞却在最后离别的时候哭得最伤心的小女孩鲁开美,那个熬夜为你做小礼物的女孩,那些省下自己的零花钱为你们买糖果的孩子们……

到最后一天,校长为你们开了一个总结会,你和你的队友们坐在台上,台下的五年级学生几乎都哭了。轮到你们十四个老师轮流发言的时候,有的老师已泣不成声。当时你对这种离别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可能当时太天真,可能天生反应比别人慢半拍,只是觉得明天就要走了,有点舍不得。有个孩子抱着你,哭着说:“姐姐,你别走,别走行不行?”你只是拍拍那个孩子的背,对她说,我还会再回来看你们的。现在想来,如果不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时光,怎么敢再承诺以后如何如何。

曾经的你以为勇敢地面对生活,是勇气。现在才明白,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需要更大的勇气。最重要的是你的态度。

就像一次朝拜,你跋山涉水来到这个山区支教,心中是带着傲慢与偏见的,却被孩子们的善良与真诚所感动。

这个夏天已过,你已分不清哪些是真哪些是假,那个像仲夏夜之梦一样的经历,是梦吗?如此真切的记忆。

我躲在窗外,在离你不远的地方,看着这样的你,我感到很欣慰,此时的你已不同于以往幼稚的你、不懂事的你、任性的你、自私的你、抱怨的你。经历带给你更多的是成长与责任,而不是以往的抱怨与幼稚。

我知道你这一路,虽有遗憾,却并不后悔。

而我不是别人,正是你自己。

  王梦梦

  2015年9月7日

 

  后记:支教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是却很充实。每天都有计划,今天要给孩子们上什么课,14个老师个个都上台,按照专业兴趣分配教学内容。一开始只有30多个学生,后来附近的家长都把自己的孩子们送过来,教室又添了十几张桌子,最后竟形成一二三四五年级同时在一个大教室里上课的格局。校长人特别热情,对我们真的很好。

  大学里能有这样一次机会到大山里去看看孩子们,是我们的荣幸。